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强悍的肉身
    三个小时后,楚晨终于是把身体擦干净了,一边洗一边颤抖,三个小时的适应,让楚晨明白了一件事……

     “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成仙了!”

     只是看着少了一扇门,并且满地狼藉的房间,楚晨不禁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默默拿出了手机。

     不一会儿电话就通,楚晨立刻扁起了脸,对着手机哭诉道:“妈,不好了!我刚从外面回来发现咱家好像是遭小偷了!我的衣柜和房间门都被拆了,东西散了一地你们有空快回来看看少了什么啊。”

     说完便挂了电话,转眼满脸的兴奋,他能感觉到身体与之前对比,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脉里流淌的力量之大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那是……灵者?灵师?灵将?灵宗?通天境?

     “哈哈哈我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天大的德啊,这辈子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吗哈哈哈。”

     楚晨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像是吃了炫脉,兴奋得根本停不下来,完全不记得他融合之前是什么怂样。

     要不试一下现在自己多强?这一念头冒出来,说干就干,眼睛一阵寻找,看看有什么试验品,最后目光停在了一面墙壁上。

     “之前还是灵者的时候,勉强能劈断一根木头,现在……嘿嘿。”楚晨走近,没有热身突然一拳挥向墙壁,可在出手的那一刻,他后悔了,因为那一瞬间他只感到全身经脉在高速运转,那潜伏在身体里的力量如脱缰的猛虎。

     “我去,等下啊我忘了这是我家!”

     “轰——轰——”

     拳头挥向墙壁,刮出的风割得楚晨眯上了眼,几声意想不到的巨响又叫楚晨睁开了眼睛,然后……心头像是有十万头草尼马在奔腾。

     “啊,这……”楚晨瞠目结舌。只见拳头砸在墙壁上,就像是打到了豆腐,那一面墙壁轰然破碎、碎石四溅,而真正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拳风在击碎了眼前的墙壁之后,更是将后面的几扇墙壁也打得稀巴烂,一眼望去毫无蔽物,整个房子穿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洞。

     “这……这尼玛玩大发了。”楚晨从震惊中醒来,仰头长啸,这还能怎么玩,要让爸妈回家看见房间被自己拆了还不被打死啊。

     不好,快跑!

     来不得多想,先离开再说,这大动静的邻里邻舍肯定发觉到了。

     楚晨拉开窗帘往下左右一看,暂时没人,以自己的身手二楼跳下也不会断手断脚,毕竟这事之前没少干。

     果断跳。同时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刚才的电话,完美落地后就是往市区方向跑去,而电话也接通了,楚晨抢先道:“妈,我现在在朋友家,你等下到家了记得看看少了什么东西哦,就这样,挂了啊,在车上呢。”

     楚晨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一边跑一边朝空气大喊:“喂,在吗?你叫紫云瞳对吗,那我叫你云瞳可以吗?”

     楚晨现在对云瞳简直就是置若神明,他之前好像说过自己不能直接得到他的力量,只能渐渐融合他的血脉,可是这样就让自己的实力脱胎换骨般,直接变成了破坏机器,那他的实力该多强啊。

     但是云瞳的声音没有响起,楚晨再唤了一声,许久还是无人回应。

     怎么了?跑哪去了,楚晨在跑着,思绪一转,不会是真成了我的第二人格了吧?那为什么我能记得他,不是说双重人格是互相独立彼此不认识的吗?

     算了不管了,这以后再说。想到那破了三面墙壁的家,楚晨就是一阵脑疼,现在先躲一阵子吧,打死不承认是自己干的,反正听说现在的小偷懂爆破。

     楚晨家在龙泉郊外,家里不算富也不算穷,妈妈在市里开了一家蛋糕店,爸爸是一家公司策划部的副总管,算是小康家庭吧,而他则是家里的独子,之前是在邻市上重点高中,成绩中等,有点小帅,有梦想可惜懒癌晚期,一直过着咸鱼般的日子。

     而现在,楚晨感觉自己前程一片光明,奔跑在路上,四周是稻田,远处是山,这是他从小生活的大田村,拳头紧握,目光看着前方,嘴角勾勒着好看的弧度。

     小时候,每次看到电视里演的坏人在做坏事,他就会不开心,那时候他天真的问妈妈,为什么会有坏人,他们真该打啊,然后跟爸爸说,以后我要做警察,把所有坏人抓起来,然后看了那些动画片,就渴望自己也有那样的力量,去拯救世界。

     两年前第一次修炼成功,刚刚毕业的中二之魂差点苏醒,兴奋了好几天,做梦都想到了自己法力无边,用自己的力量,守护世界和平。

     后来渐渐长大,不在天真,可一句话来说,“虽然懒癌晚期,虽然我是条咸鱼,但我还是爱这个世界啊。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我的梦想是成为真神,遨游九天!”

     “哈哈,这一切都是真的!”

     楚晨向着LQ市奔跑,速度越来越快,娇阳由东向西挪动,而楚晨不知疲惫。

     只是他不知,这一去,让他走进了只属于修炼者的世界,前方是未知……

     在楚晨走后不久,一辆白色雷克萨斯停在了大田村村头,走出来是一个身披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脸上带着一丝孩子般气恼。

     他就是刚才被楚晨挂了电话的秦时黄。

     “真是可恶了,居然挂我电话。”

     靠着记忆找到楚晨的家,秦时黄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走向那里,于是不禁疑惑,“发生了什么?”

     好不容易挤进人群一看——三面墙壁倒塌,里面空无一人。

     “这是怎么了?怎么房子塌了啊”

     “我是听到忽然一声响,就跑了过来,没看到人。”

     “有没有人受伤?给老楚打电话问问。”

     秦时黄听着邻里乡亲在议论,想到局长跟他说自己的老同学楚晨在两年前无意中成为了一名修真者,经过组织最近半年的暗中考察,这一次是叫自己将他带回局里收编。

     然后看着这三面墙壁,自然与楚晨联系了起来。

     丫的,那个中二少年两年不见这么厉害了?这是突破境界时造成的?

     秦时黄从风衣里侧拿出了一本金灿灿的小证,向着村民们高喊道:“让让,都退开一点,警察办案。”说着另一只手向着村民隔空推去。

     人群听到声音安静了,疑惑的看着秦时黄手中的本子,自身感觉到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在慢慢的推动着自己。

     待人群退开了一点后,秦时黄向着楚晨的房间走去,每走一步,脚下的土地都在低吟,在人群惊愕中,他一只手摸在倒塌墙壁的边缘上,奇迹般的,不过几个眨眼,地上的碎石屑消失,墙壁回归原样,完好无损。

     秦时黄再转头看着一群瞪大了眼睛、一副看到鬼了的样子的村民,一声低叹:“总感觉好亏。”说着拿出一枚小胶囊,碾碎,朝着人群撒去。

     片刻后,人群一脸茫然。

     “咦,都在这里干嘛?发生了什么?”

     秦时黄:妈的,真的亏了!我干嘛要管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