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红牌得生,黑牌得死!
    见两位当家应了此事,徐隐心中也暗做计较,心想:“待我拿下徐家庄,想必诸葛亮的天赋卡不会让自己失望。”心中阵阵轻松,便跟着两位当家一路奔聚义厅而去。

     聚义厅之中一片吵嚷,远远打量竟是两边头领起了争执,左手边,那汉子手中擎口碧血白蛇刀,腰长臂瘦,脸色煞白,身后一人,手提丈八虎矛枪,络腮胡子,黑面细眼,极为威武,而右手边,则是徐家五虎,各持两柄板斧,面色严谨,想来皆是勇猛之辈。

     “他娘的,这年头土匪也不团结,闹争执,按这个情况算,这三支土匪应该就和边境军一样,要团结起来,一起抵抗外敌,这像什么样子?”李云龙话语之中极为硬气,仿佛是作为个首长,在教训部下一般。

     庞信向那几人一指,面色略显严肃道:“那白面汉子,江湖诨称白花蛇杨春,便是花蛇寨的寨主,他身后那黑脸大汉,乃是花蛇寨的二寨主,诨号叫跳涧虎陈达,武艺不凡,另外那五人便是徐家五虎,为首那浓眉大眼,青色袍子的,便是徐家村首领,徐璜。”

     抬眼向几人看去,别人不知道,这杨春和陈达,徐隐心中还是有些印象的,心想:“这不是水浒英雄吗?怎么也跑来了?重点这两个人不是少华山的土匪吗?什么时候跑到太原地界了?”心中纳闷,但仍抱着一丝敬意,徐隐小时候常听老人讲水浒一百单八将的故事,每个人都是英雄,丝毫容不得小看。

     聚义厅之中,徐璜将腰间两柄板斧抽出,言语之中颇有威胁之意:“杨寨主,前些日子,你误劫了兄弟的粮草兵刃,是不是改天得还回来?”未等杨春言语,陈达心中先升起怒火,单手提起虎矛枪,怒道:“天大的笑话!你这贼厮,坐拥诺大个徐家村,只晓得屯粮练兵,却不敢与辽人西夏人拼斗,我等挺身而出,你资助我花蛇寨些物资又怎的了?”

     徐璜嘴角抽了抽,略微有些沉不住气,咬了咬牙,开口道:“陈达兄弟,我三家互不干涉,你花蛇寨与观风岭愿意惹他辽国西夏的晦气,可何必拉上我徐家村?莫不是欺我徐家村无人么?”话音刚落,徐璜身后的四位兄弟皆将板斧自腰间抽出,一时间气氛凝重到极点。

     花蛇寨寨主杨春眯着眼轻笑两声,缓缓站起身来:“你兄弟五人,掏出板斧来作甚?莫不是想与我花蛇寨一绝生死么?”杨春单手往刀柄上一搭,细眼死死的盯住徐璜,他身后的陈达也将丈八虎矛枪微微提起些,随时准备与徐家五虎较量一番。

     远处徐隐三人走来,大当家樊宇哈哈一笑,高声道:“诸位好汉,在我观风岭剑拔弩张,莫不是欺我观风岭无人了?今日是给我观风岭三当家接风洗尘的日子,谁敢造次,我樊宇第一个不同意,哈哈。”樊宇摇晃着铁塔般的身子,大踏步走进聚义厅,一双狮眼环视着几人。

     庞信眼睛微眯,脸上有些不痛快,心想:“你徐璜好生不晓事,即便是你们有争执,也不该在我观风岭的地盘撒野。”正想到此处,庞信向徐隐看了一眼,凑到徐隐耳边轻声道:“老三,给他们露一手,杀杀他们的威风。”

     徐隐闻言愣了半晌,心想:“这他娘的叫我怎么办?我手上可只有一张【借刀杀人】,难不成我让杨春他们直接把徐璜五人捅死?那自己又如何占领徐家村?”心中繁杂,李云龙的声音从脑中响起:“你小子他娘的笨呢!借刀杀人、借刀杀人,除了杀人,还能借刀呐!真是榆木脑袋!咋啥都记不住?”

     自方才起,就混混沌沌的脑袋,被李云龙这一骂,仿佛是被骂明白了,心道:“他娘的,我咋把这茬忘了?但这借刀杀人可是要判定啊,判定黑牌自然是皆大欢喜,可万一判定成红牌,那这徐家五虎今日必定有来无回,自己也不会允许徐家五虎走出这个聚义厅。”

     想得通透,徐隐缓缓走进,嘴角带着一丝轻笑,拱手对两家的首领施了一礼道:“小弟拜谢各位哥哥,今日能抽出时间,来参加小弟的接风宴,不过在这聚义厅之中,剑拔弩张,未免有些不美。”前半句话和善至极,但后半句话就有些意味深长了,徐隐沉默了两秒,随即又到:“杨寨主武艺高超,若是小弟能夺了寨主的宝刀,是否两家可以罢斗?”

     白花蛇杨春抬眼看了看徐隐,心中尚还有些纳闷:“按说,这三家武艺最高的就当属他杨春,这观风岭的三当家有何倚仗,敢扬言夺了自己这口碧血白蛇刀?”只见他微眯的双眼轻眨了两下,单手持刀一拱手,笑道:“既然三当家有此雅兴,在下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一边徐家五虎与跳涧虎陈达皆有些惊诧,心说:“这观风岭新来的三当家好胆量,初一见面就敢叫嚣和杨春过招,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陈达虽说鲁莽刚勇,但也极为和善,向徐隐提醒道:“兀那汉子,我家大寨主那口碧血白蛇刀可不是好相与的,你可莫要送死!”

     “哈哈哈!陈达兄弟,那你可小看我们这位三当家啦!”大当家樊宇粗犷大笑,抬手搬了把椅子坐到上首,“诸位且看吧,我这位三当家武艺非凡,即便是对上杨寨主也不遑多让。”

     徐隐两眼一瞪,双手抱拳:“杨大寨主,得罪了!”登时心中暗喝:“发动【借刀杀人】目标白花蛇杨春,立刻判定!”眼前大英雄杀系统减缓翻出张牌来,心中阵阵翻腾,这张牌就衡量着徐璜的生死,若是红牌,徐璜五人得生,若是黑牌,徐璜五人得死!

     那卡牌的边角缓缓的映入徐隐的眼帘,这边角缓缓扭过却叫徐隐喜出望外!因为他见到了一个方格形的边角,那是一张方片牌,红色的花色!徐隐心想:“万幸是老天有眼,还未叫我将这徐家五虎一次杀个干净,尚有占领徐家村的机会。”登时单脚向前一踏,极为平凡,而白花蛇杨春眼神也一变,心想:“若不是樊宇十分自信,便不会叫徐隐一人出手与自己过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