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大当家快看!今天晚上的星星好亮啊!
    观风岭营盘井然有序,连系统君李云龙都连连称道,徐隐与庞信并肩而走,四周的山贼皆投来异样的眼神,但仍是纷纷向庞信问好。

     庞信点头示意,扭过头对徐隐道:“我观风岭五百弟兄,皆是悍勇之辈,兵马足备,平日向附近村庄征收供奉维持开销,可莫要小看了我观风岭,且看附近那七村四庄,都靠着我观风岭维持安宁,边境不比都城,时常有辽人与西夏人作乱,大当家与我原本也是附近村庄的农户,情势所逼,才落草为寇,近些年两国蠢蠢欲动,我观风岭也压力倍增,兄弟此来,可说是雪中送炭啊。”

     没等徐隐说话,脑海中就响起李云龙的怒骂声:“他娘的,边境咋啦?该打就****娘的!怕个熊?现在又不比入朝战争,人家有飞机大炮,这时候都是两个膀子抗一个脑袋,咋就怂啦?”

     脑海之中李云龙话音刚落,庞信屈手向前方瓦房一指,道:“兄弟你且看,这便是我观风岭的聚义厅,平时议事或总结,便都在此处,此刻大当家应是在此,我二人先去拜会大当家。”

     言辞之中极为客气,徐隐暗想他定然是被自己那三招震住,故才对自己敬畏如斯,却是想不到三招一过,自己再无后手。

     方才临近,瓦房之中走出一人,打眼瞧去,这人极为雄壮,凸额黑面,眼似铜铃,金黄虬髯,膀大腰圆好似活狮一般,只见这人身形晃了晃挺立在瓦房门前将眼一瞪放声笑道:“哈哈,老庞,军饷一事是否有着落啦?”

     这大当家嗓音豪气至极,耳边炸响真如巨钟般,震得徐隐耳朵生疼,暗道:“这大当家不止相貌异于常人,想不到嗓门也异于常人,果然是非常人行非常之事,看这大当家,胳膊足有大腿粗细,想来单手摆动都无人能挡。”

     原说庞信便是粗犷之人,但见过大当家,再看庞信仿佛就是个小秀才,庞信笑道:“军饷以筹备完毕,有四百两白银,足够置办粮草车马之用,但此次下山更有一意外之喜。”言罢庞信向徐隐瞟了两眼。

     大当家这才注意到徐隐,初一见也是阵阵发愣,心说:“这是什么装束?怎么还是个犯人”大当家面色平复,对庞信道:“二弟呀二弟,你怎劫了个犯人出来?本与辽国和西夏敌对,就已经捉襟见肘了,怎的还偏要惹上大宋朝廷?”

     徐隐能看出来,这大当家瞄向自己的眼神有些轻蔑,实则也怪不到他,观风岭贴着边境,重武轻文,以大当家那个体格,甚至能装徐隐两个,怎么可能有好脸色给他?

     庞信在一旁见徐隐脸色有些难看,心想要坏事,急忙出言道:“大哥,你莫看这位兄弟其貌不扬,武艺可是高的很啊,就连小弟我在他手底下都险些吃了大亏!”

     这才叫大当家眼神变了变,别人不知道,他知道庞信的武艺,当真施展开来,三五人无法近身,难不成眼前这人真是个高手?他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两眼,却也没看出非凡之处,开口道:“那真有功夫,跟我走上几招,人不常说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且跟我过上几招!”

     徐隐暗道不好,手上的卡牌全都用尽了,且这大当家膀大腰圆,恐有千钧之力,自己又怎是他的对手?正想着给二当家打几个颜色,让他帮忙圆场,偏生那二当家还一脸对自己抱有极大自信的表情,叫徐隐阵阵无奈。

     心似火焚,他心想:“此时此刻决不能堕了威风,但面前这大当家太过彪悍,力敌绝不能胜,不若拖上一时半刻,再问问李大.师长有没有解决的好办法。”心思暗定,徐隐拍了拍肚子,向半空瞄了几眼,恳切道:“哎呀,不是我不想打,刚才和二当家掐架都给我打饿了,你这有没有什么吃的,等我填饱了肚子,再跟你过招。”

     大当家一愣,心想:“他娘的,这不是给我上眼药么?啥意思?说我诺大个观风岭还填不饱你肚子啦?”想到此处登时牛眼一瞪:“你要是能让我服气,别说是吃食,老子让你当三当家都不是问题,但你要是没能耐,就趁早-从山上给我滚蛋。”

     身旁的庞信心中感叹:“这小子好大的胃口,刚到观风岭就敢要官,不过也好,按这个能耐,做三当家也未尝不可。”暗中点了点头,对徐隐又有改观。

     徐隐自是不知道二人想法,心说:“他娘的,我哪是要当什么三当家啊?此时此刻的情况便是能拖一会是一会。”随即心中急切向李云龙问道:“李大.师长,这该怎么办啊?真打起来,按那大当家的体格,怕是一巴掌能把自己脑袋敲碎。”

     “他娘的,你知道什么叫亮剑精神不?见面不能含糊,就算明知是死,也要挺身而斗!”李师长话语铿锵有力,气势十足,但听在徐隐的耳朵里却极为无奈,心说:“还他娘的亮剑,老子刚穿越过来就让人一巴掌拍死了,你跟我谈亮剑!”

     师长系统讲完这一番话后沉默了片刻,又道:“刚才在村里,那更夫敲更的时辰是三更,算下来就是十一点,按系统来说,你只要拖到十二点,就又能领到两张牌,至于怎么拖时间,你自己寻思吧。”言罢之后,李云龙便不说话了。

     但徐隐也想到了,只要是拖到了十二点,手中有了牌,恐怕在这大当家的手下撑个一招半式真不是什么难题。

     大当家见徐隐半晌没反应,一嗓子喊出,又将徐隐震得耳朵生疼:“怎么着!敢不敢打啊?不敢打趁早滚!观风岭没给你备饭!”

     哪知此刻徐隐心中正盘算,方才敲更的时辰,以及在路上行进的时辰,如果所料不错,还有十分钟左右就是十二点,自己需要做的就是拖过这十分钟,想至此处徐隐忙一抬手道:“大当家且慢!”

     大当家和二当家齐齐一愣,不知徐隐想搞什么名堂,徐隐背手向前走了两步,指着寨门道:“大当家,你不觉得今天晚上的星星特别亮么?”一句话说出,大当家和二当家都有些发愣,心想:“今天他娘的是阴天啊,哪来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