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姓徐的都是你家亲戚?你咋不说他是你爷爷?
    “好汉子,我便要看看你如何从我手中夺得这柄刀。”杨春一动不动,将碧血白蛇刀轻挪了个角度,仍是单脚踩在椅子上,满脸轻蔑,但神色之间多少产生了几丝严谨。

     徐隐左脚向后一蹬,身子如箭一般的射出!“得罪了,杨寨主!”单手向前猛抓,还未等杨春做出反应,心中便暗喝:“发动【借刀】目标白花蛇杨春!”徐家五虎与樊宇等头领尽都看眼中,徐隐将身子轻扭,单手卡住杨春的右手,起脚飞踢,竟就将那柄碧血白蛇刀踢飞了!

     “好俊的功夫!”徐璜心中暗惊,方才徐隐夺刀也只是片刻间的事,这般的身手当真不凡,杨春尚还是席间武艺最为高强之人,若换了陈达,或是自己,怕是未过一招就要被这观风岭的三当家给斩了!

     杨春眼神突变,心道:“好险,万幸面前之人尚不是为杀自己而来,否则只是因为自己的轻敌,就要死在当场。”虽说心中对徐隐敬佩,但身形仍是没有半点含糊,脚尖轻点,整个人窜了起来:“刀未入手,尚未分胜负!”杨春这条臂膀又瘦又长,伸起手来竟比徐隐长半截。

     徐隐斜眼朝杨春一瞪,心中暗骂:“好你个杨春,已经夺了你的刀,竟然还来纠缠,万幸这【借刀杀人】之中的牌【借刀】是百分百使自己夺到对手兵刃,否则还真要着了白花蛇杨春的道儿。”还未等徐隐出手,只听半空之中发出“叮”的一声,竟是一柄板斧飞出,将那碧血白蛇刀磕偏了许多!余光扫过,竟是徐璜将随身板斧掷出,磕飞了宝刀。

     “两位好汉莫要争执,不若就此罢斗如何?”徐璜将双手负于身后,淡笑着劝解二人,可这一斧却叫徐隐心中登时乱了起来,这【借刀】已经发动,又如何取消?只能将那碧血白蛇刀拿到手里,才算是发动完毕,此刻突生变故,徐隐却控制不住身体,只得在心中暗骂:“好你个徐贼,迟早我要杀你!”

     心中微动,却有听的“铛”的一声响动,陈达单手将丈八虎矛枪提起猛刺,竟将那刀又刺了回来,又听到陈达讥讽道:“观风岭的三当家与我家杨寨主比试,却又与你何干?”这陈达一句话却引得徐璜阵阵不快,却也没做声。

     杨春见状哼哼冷笑,抬手要将徐隐推开,方才回过神来,忽觉肩膀一沉,只见徐隐单手往自己右臂一抓,尚不等杨春反应过来,竟就被徐隐飞起一脚蹬开了老远!

     半空之中,徐隐右手抓稳刀柄,脚尖点在椅背上轻轻一跃,双足站稳了立场,再无晃动:“杨寨主,承让了!”徐隐这一落地,却把席间许多高手惊住了!陈达心中不禁一突:“这观风岭三当家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竟能胜过寨主一筹,果真武艺高超,此人绝非凡人!”

     庞信愣了半晌,忽的喊道:“老三!你怎的把杨寨主踢开了!放肆!”虽说他心中暗喜,却不好叫杨春堕了面子,便只好开口训斥,一旁被踢开的杨春轻吸了两口气,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土哈哈一笑:“观风岭果然是一门豪杰!老樊与老庞威武不屈,率部血战辽狗,如今这三当家,想必也是响当当的英雄,却不知是江湖哪一路的好手?”

     金鬃狮子樊宇樊大当家拍了拍胸脯,满脸骄傲的神色吹嘘道:“我这位三当家姓徐,乃是将门之后,武艺不凡,前些日单使柄钢刀,便断了我那重九十二斤的浑铁翁金锤,绝当得上盖世豪杰四字!”大当家心中舒畅,想不到徐隐经能在杨春手上占了优势,心中不免激动。

     下首徐璜双眼精光一闪,笑道:“想不到三当家与我是同姓,八百年前,或还是一家,哈哈!”

     庞信站在樊宇身后,嘴角微翘,心道:“老三这计划倒是完整,只是不知是何心思,若是纯心助我观风岭,那边是我观风岭之福,但愿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正此时,杨春身后陈达一声怒吼:“兀那鸟人!这世上姓徐的遍地都是,难不成每个都是你亲戚么?哈哈,指不定哪天,就窜出来几个你爷爷,你太爷爷,你也认怎的?”

     跳涧虎陈达性格莽撞,心底容不得气,徐家村始终不敢出兵抵抗外虏在先,讨要物资在后,心中早有不满,此刻听得这般话语又岂能再忍下气来?

     登时徐家五虎脸色大变,徐璜尚未说话,那徐家五虎之中的老四徐囚便先怒了,自身后擎得大斧在手:“陈达!仗着你花蛇寨人多势众,便欺我徐家村无人么!”陈达哈哈一笑,单手提着丈八虎矛枪走出,心道:“正怕你们徐家人做缩头乌龟,你还敢发话,岂不是找死么!”

     单手挺矛向前一指,络腮胡子轻抖了抖:“徐家老四,你也别叫唤,若不是有胡虏在侧,我第一个灭了你们徐家村!”

     那徐囚也是血性之辈,倒提大斧而出,厉声喝道:“陈达!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你我便分出个你死我活!爷爷我还怕你不成?”紧跟着,徐家其余的几位兄弟都“腾”的站了起来,对着杨春与陈达喝到:“我徐家村还未必就怕了你们花蛇寨,不服便较量一番!”

     徐隐手中无牌,心中也是愈发没底,便踱步到了樊宇庞信的身后,樊宇眉头微皱,铜铃大眼一瞪,起身握住两人兵刃,忽地一用力,竟将两人提了起来!“今日乃是我观风岭大喜的日子,要闹出去闹,莫要在我观风岭的地界打我樊宇的脸!”

     心中李云龙登时惊出声响:“这他娘的是吃啥长大的!单手拎人!这两个汉子至少得有一百五十斤!这他娘的还是人啦?”不仅仅是李云龙,就连徐隐,以及徐家其余的几个兄弟,心中也是一阵惊恐!单手拎起近一百五十斤的汉子,万幸是兵器坚韧,否则定要被这两人的体重压断。

     “樊大当家息怒!樊大当家你息怒。”徐璜急忙跑来,对着樊宇连连道歉:“舍弟不懂得规矩,大当家莫要动怒,徐璜替舍弟赔罪啦!”反观一旁的白花蛇杨春,反而是又坐回了位置,把脚往椅子上一踩,闭上眼睛,什么也不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