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这土匪是爱国青年?
    村口处,两方对峙,一边是手持着钢叉大刀的村民,另一边是凶悍的匪徒。

     为首那山贼骑高头大马,虎背熊腰,魁梧至极,单手擎着柄鬼头砍刀,斜眼瞟着村中众人,身后排列着数白山匪,或骑马或扛刀,凶悍无比。

     村民当中走出一老者,颤颤巍巍,以徐隐看来似有七八十岁,至古稀之年。

     只见他手持根藤杖,迈步迟缓向前挪了挪,向那为首的山贼头领一拜道:“钱首领,小村今年的供奉早已交齐,不知此来所谓何事?”

     老者身边跟着两个较为壮硕的大汉,一人手提钢叉,另一人手持长棍,均是面色凝重。

     脑中李云龙哈哈一笑,似有些鄙夷之色道:“这土匪真他娘的失败,你看后面那个,面黄肌瘦的,我琢磨着应该是没吃饱饭,这股土匪铁定是来要钱的!”

     徐隐向前打眼一看,那土匪骑在一瘦偌老马之上,身披黄袄瑟瑟发抖,面色蜡黄,体质极为瘦弱,以多年后的说法,那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紧接着,那为首的山贼大刀向老者一指,老者左右的壮汉有些警惕,各自握紧了兵器,只听那山贼首领缓慢说道:“近日西夏与辽两国蠢蠢欲动,我观风岭开销渐长,难以支撑,特来此借纹银百两择日归还。”

     老者一愣,捻须略微思索了片刻,那山贼首领也一言不发,只等着老者发话。

     终于,那老者朝身边的两个壮汉挥了挥手道:“去库里,取两百两白银,交予二当家。”又朝二当家一拱手:“二当家也无需立下字据,保家卫国,我葛家村理当出力,不在话下!”

     言罢,老者身边两人带了三四个壮汉,转身朝库房去了。

     徐隐看得阵阵发呆,心中不禁纳闷:“听起来好像这个土匪还是个爱国志士,难不成这观风岭还是个爱国组织?”

     “这有啥奇怪的,当年老子打鬼子的时候,多少将军都是土匪出身的,敢打仗的土匪可比就知道逃跑的军队强多啦!”

     稍过了片刻,几个壮汉将两大箱银子抬来,老者对那土匪二当家拱手正色道:“二当家,这观风岭附近,便倚仗二当家啦,日后若有小老儿能帮上忙的,二当家但说无妨。”

     二当家哈哈一笑,点头道:“无论如何,我等都是大宋子民,岂能让蛮夷之辈侵犯疆界?”而后一招手,命几个土匪将白银抬了,拜谢过那老者之后,打马要走。

     徐隐心思一动,两步冲出急忙喊道:“二当家,且慢!”二当家手提着鬼头砍刀,微微扭过头来瞥着徐隐,显然也没见过徐隐的装束,忍不住的多瞧了两眼,道:“你是何人?身穿奇装异服,且须发如此之短,难不成是受刑之人?为何叫住我?”

     自清朝前,百姓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削发乃是大刑,称为毙首,除去毙首之外,剃须也是重罚,不由得叫二当家高看徐隐一眼。

     “这个,二当家,我也想加入你们队伍,你看行么?”徐隐底气不足,咬了咬牙总算是说出这么一句话。

     二当家闻言一笑,摇了摇头道:“我观风岭虽说尽是山贼流寇,但也都是活不下去的平民,没有擅自脱逃的凡人,但你若是执意要来,我也不拦你,能从我手下走过三招,我便将你收进观风岭,你看如何?”

     村中人都知道,这观风岭二当家会些武功底子,三五个寻常大汉不能近身,战场之上一柄鬼头砍刀也是所向披靡,乃是观风岭的一员虎将。

     但村中众人也不敢小看了徐隐,尽管徐隐是瘦瘦弱弱,可这个装扮就值得人高看一等,毙首之刑也属大罪,能犯此等大罪有岂能是凡人?

     虽说村民与那二当家都不敢小看徐隐,可徐隐自己心中没谱,手中可用的只有一张【杀】以及一张【闪】,且单打独斗这【补刀】也无法使用,万幸是尚有【单骑】与【斩将】两个技能可以使用,无论成败也只好咬牙上前。

     脑海中,李云龙出言道:“你可别大意,这个二当家会些功夫,看起来拳脚不凡,一会要是我能看懂,我就给你支两招,帮你给挺过去。”

     关键时刻,师长系统还是够义气的,至少没说看自己能不能被二当家活劈了。

     磁性系统音响起:“检测,庞信,武学指数:★势力指数:★★契合【小试牛刀】任务条件。”

     徐隐有些发懵,怎么还有两个指数?都是什么意思?无奈之下只得请教系统:“******长,这武学指数和势力指数都是什么意思?能讲解下么?”

     “他娘的,看还看不明白吗?武学指数,就是他自己有多能打,至于势力指数,就是他手底下有多少势力,而且你打赢了他们,才能得欢乐豆,那就是你主动抽奖的积分,知道了不?”李云龙显得不耐烦,但还是细细解释完毕。

     徐隐一阵唏嘘,心道:“这系统挺讲道理啊,这就好像,一个皇帝和独孤求败的差别,论武学,那铁定是独孤求败强,但杀皇帝的难度就比杀独孤求败的难度小吗?未必,但他娘的为什么是欢乐豆!能不能再随便一点!”

     还正想着,不远处的二当家心底着急了,冲徐隐喝道:“小子,还打不打了?怂了就直说,我不欺负人。”

     徐隐回过神来,打身边村民处借了一把钢刀,双眼盯住二当家庞信:“来吧。”

     或许是植入了关老爷的天赋卡,感觉单刀入手异常的灵便,刀尖朝着庞信一指,心中想到第一招不能硬撑!

     天赋技【单骑】发动,增加一点攻击距离,对庞信使用【杀】!徐隐距离庞信有五步的距离,单脚一点,身形如道利箭般冲出,庞信见了双眼一瞪,喝彩道:“好气势!”

     鬼头砍刀倒转,以刀背顶住徐隐近乎飞来的单刀,只听得“倘啷啷”一声脆响,鬼头砍刀被徐隐手中钢刀刺中,刹那间两柄宝刀同时崩开!

     “一招!”徐隐一声厉喝,而后只听系统音响起:“是否发动隐藏技【斩杀】!”没有片刻思考的时间,徐隐点了点头急促道了句“是!”

     登时一张判定牌在脑中闪过,但却不是那特定的黑桃Q,而是一张红桃五的【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