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偏殿里嬷嬷宫女都围绕在冷逸落身边,所以皇后跟太子一开始以为是小公主出事,快步走了上去。等真正看清情况时傻眼了,只见自己的女儿(小妹)脸上带着一个清晰的牙印,看形状大小,两人的目光一致的转向坐在地上淡定地看着她们的姚修雅。

         “母后,呜哇!弟弟咬我!”小公主看见自己的娘亲来了,一脸委屈地窝在她怀里。

         若是其它人伤了小公主,皇后和太子定然是要恼的,可是这伤人的是自己的小儿子(弟弟),就变成了哭笑不得。太子弯腰抱起地上的姚修雅,看着木着一张脸的小弟,莞尔一笑,捏了捏他的小脸,见他眼里带着不悦,脸上的笑意更重了:“安安你属狗的吗?”

         你才属狗。姚修雅打了自己嫡亲表哥一巴掌,转头看向养母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公主,肉脸上的牙印还带着血丝,他貌似是真的咬得太用力。姚修雅垂下眼眸,他最近太冲动了。一个合格的杀手应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任何时候心心态都必须平静得像一潭死水,这样才不会给对手可趁之机,可是现在的他情绪真是起伏太大了,就像刚刚呼了太子一巴掌,虽然蛮爽了,可是也说明了他的情绪不再能十足十的由他自己控制。

         “落落不哭了,弟弟不是故意的,弟弟只是牙齿养了。”皇后拿着手帕,温柔地擦干女儿脸上的泪水:“快去请太医过来看看。”

         “是,皇后娘娘。”苏公公行了一个礼就退下去请太医了。

         “弟弟就是故意的。”小公主看向大哥怀里的弟弟,泛着泪水的眸里带着委屈的控诉:“我不要爱弟弟了!弟弟坏!”

         不爱就不爱,谁要你爱啊!姚修雅把头转向一边,不再看那双令自己感到愧疚的水眸。

         “弟弟刚刚长牙,本就爱咬东西。你向安安这么大的时候还把奶嬷嬷咬出血了呢。”

         “落落才不会这么凶。”小公主噙着泪偷偷看了一眼弟弟,发现弟弟不看她,心里更委屈了,哭声有渐渐大了起来。

         皇后更头疼了,把奶娘叫过来证明无论是太子还是九皇子这么大的时候都喜欢咬人这才把小公主哄好了。一听弟弟不是真心讨厌她,小公主的心瞬间复原,又去拉着太子哥哥怀里的弟弟了。

         “弟弟快下来,姐姐教你走路。”

         闻言,姚修雅眼里有些疑惑,这小奶娃娃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可见刚刚哭得多惨烈,现在两颊居然又露出两个小酒窝,桃花眼里满是对他真心的喜爱,为什么?为什么不讨厌他?

         “好好跟姐姐玩。”太子把姚修雅放到地摊上,疼爱地摸了摸嫡亲妹妹的小脑袋便退到皇后身边。感慨道:“小孩子就是忘性快啊。”

         皇后笑着摇了摇头:“话虽如此,也是要分人的,你可见过你妹妹对其它的皇子公主这么亲密?”

         太子颔首:“真正的一家人总归是不同的。”

         两人见这姐弟两又亲密玩到一起,放心的离开了。

         “弟弟,你不能先迈右脚,要先迈左脚!”

         姚修雅:“……”迈哪只脚不都一样,能走就行。不过还是鬼使神差地迈开了左脚。

         ——————

         这件事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摩擦,大家听了也只会觉得有趣,但皇太后听了反而让贴心宫女过来抱姚修雅,说是留在皇后这里会和小公主有矛盾。皇后哪里肯,被抱回去了哪里还能抱回来,于是自己抱着姚修雅亲自过去看望太后。

         太后怒,当着李贵妃的面把皇后指桑骂槐了一般,皇后也不恼,只是等第二天李贵妃她们过来请安的时候让李贵妃多行了半个时辰的礼。李贵妃恼怒,可皇上对皇后的偏心已经偏到心眼里,她自然是拿皇后无可奈何。只能受气离开。

         唉,后宫,有的时候比杀手组织还要复杂。姚修雅翻了一个身,直接压在身旁呼呼大睡的小公主身上,这小奶娃有自己的寝宫不去偏偏要跟他在一张床上睡觉。姚修雅嫌弃地看了看睡梦中的小奶娃,睡梦中微笑的小公主,发辫松散黑油油地托着椭圆形的小脸,白净红润,就像浮在湖水里的睡莲。罢了,看在她长得还不错的份上,先容忍她一段时间吧。

         姚修雅想着,转身从小公主身上下来,开始午睡。此刻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对小公主,对皇后的迁就越来越多,容忍度也越来越高,连小公主的口水滴在他的衣服上也没有伸脚踹她。

         临近中秋,皇后和太子妃要忙着中秋晚宴的事情,便没有这么多精力照顾他们几个。新年因为皇上遇刺,公主和驸马双双去世,皇宫可以说是没有过年,现在大家心情平静了,对于中秋,自然是要大办的。

         这段时间太子妃时常来坤宁宫和皇后商量宫务,顺便就把皇长孙带过来了。皇长孙比姚修雅大八个月,现在一岁半大,长得虎头虎脑,见谁都是笑眯眯,皇上皇后都十分喜爱,小公主以前呆在东宫不走也是因为喜欢和大侄子玩耍。后来因为姚修雅就抛弃了自己的大侄子,尽管这样,皇长孙每次见到小公主还是“姑姑,姑姑!”粘着。

         “弟弟,这是我们的宝贝大侄子。”小公主牵着已经能稳稳走路的皇长孙走到坐在地毯上玩着小圆木棍的姚修雅:“濯儿,叫小叔叔。”

         皇长孙向来喜欢听自己小姑姑的话,立即甜甜地叫了声:“叔叔~”

         姚修雅充耳不闻,继续摆弄自己手中的木头。古代没有现代化的机器,基本上全靠手工。他手里的木棍全都是用黄花梨打磨而成,无论是手感还是质感都极为上乘。只是这木棍撑死只能压死蚂蚁,要杀人却差得远了。

         “姑姑~”皇长孙这是第一次热脸贴冷屁股,委屈地瘪了瘪小嘴,水眸子里竟蓄满了泪水。

         小公主见了立即把大侄子抱住轻哄,然后牵着大侄子在姚修雅面前坐下,小脸上满是认真:“弟弟,你怎么不搭理濯儿呢。”

         看着亲密的姑侄儿,姚修雅觉得有些碍眼,转身,留下冷漠地背。

         小公主伤自尊,立即牵着大侄儿去另一边玩了。

         听着小奶娃渐行渐远的声音,姚修雅心里十分烦躁,这就是你们口中的亲情吗?变化得这般快。他扔掉手里的圆木棍,玉嬷嬷以为他是困了立即抱着他哄睡觉了。

         重生到婴儿身上已经有十个月,姚修雅早已经习惯婴儿的作息时间,摇摇晃晃中,竟也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躺在自己身边,两眼顿时警备的睁开,见是穿着明黄色里衣的皇长孙,眼里的警备少了一些,突然,熟悉的奶香味传到鼻子里,姚修雅眼里的警备竟完全消失,闭上眼睛,再次睡去。

         定好事宜的皇后和太子妃来到偏殿看望三个孩子,之间大床上三个孩子正在熟睡。四岁大小的小女孩睡在中间,两边是两个粉嫩的男娃娃,暗黄的光线打在她们脸上,为她们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皇后和太子妃相视一笑,退了下去。

         宫宴在庆欢殿举办,皇后抱着姚修雅过去的时候各宫嫔妃和皇亲国戚已经在各自的座位上坐好。见皇后到来纷纷站起行礼。姚修雅对文武百官十分好奇,窝在皇后怀里,随心所欲地打量这些人。

         皇后所经之处,所有人都要低头行礼,皇后没让平身之前都不能抬头,除了太子附近那几列座位,想来都是他皇帝舅舅兼养父的儿子。一二三四五六七,才七个男孩子,可便宜小哥哥已经排行老九,这七个皇子中还有两个比九皇子小,可见皇帝养父肯定死了几个儿子。

         皇后抱着姚修雅牵着小女儿在主位上坐好才挥手让众人起身。这时,皇帝携着皇太后也来了,刚刚坐下的众人又得起身行礼。

         皇太后刚刚坐下就让大宫女把姚修雅抱过去:“把安安抱过来给哀家瞧瞧。”

         姚修雅自然是百般不情愿地抓着皇后的衣裳,这罕见的依赖表现让皇后十分开心,可是皇太后的要求却不能不从,心一狠,只有把小儿子交给大宫女。

         抱到外孙,皇太后笑得眼角的周围都加深几分,带着黄金铸造的镂空护甲套的手指抹上外孙软滑的脸,想到自己的小女儿,心里又是一阵揪疼:“几个月不见,安安又结实了不少,你母亲在天之灵也可以放心了。”

         皇后现在可没空安慰皇太后,她全部心神都注意在皇太后的护甲套上了,那护甲套头头尖锐无比,安安皮肤又这么脆弱,万一划破了怎么办。

         “太后娘娘别伤心,怀柔妹妹知道了也会难过了。”李贵妃说着对着皇上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露出了那张很妖艳的脸庞。

         这幅做派和勾栏院里的姑娘也差不多了,不知道威远侯府是怎么教导姑娘的,竟然教出了李贵妃这样的嫡小姐。成了宠妃不假,可威远侯府姑娘的名声也因此受损。真正的权贵和清流人家的公子都不愿意和威远侯府的姑娘结亲。可偏偏威远侯还放任自流。

         皇后端起茶杯慢慢品了起来,掩下眼里的嘲讽之意。

         “还是兰儿你懂事。”皇太后抱着外孙,冷冷地看了一眼皇后。

         姚修雅瞬间就不高兴了,他不喜欢别人这么看待他的养母,立即朝皇后伸手要他抱,不愿意呆在自己名义上的外祖母怀里。

         皇后见了小儿子的动作,心里十分得意,面上却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母后,安安离不得儿媳妇。”

         见自己外孙这么不给她面子,皇太后扶住姚修雅的手臂不自觉抓紧,姚修雅只觉得手臂一阵疼痛,想来是护甲套陷进肉里了,而皇太后却是不觉,挥手让大宫女把外孙抱给皇后。

         得像个法子把修雅抱来慈安宫,若是再让唐沁云抚养,修雅以后定然不会和她这个外祖母亲,那他小舅舅肯定会不喜修雅,毕竟是阿柔唯一的血脉,她还是心疼的。

         接过小儿子,皇后立即拿起勺子想喂他些热水,突然晴空一样的脸,忽然乌云密布,笑容顿消。她拿起小儿子的左臂一看,只见小儿子左臂有两个弧形伤痕,此时伤痕还在冒着血,在婴儿白嫩光滑的肌肤上衬得尤为明显。皇后眼眶一紧,有种要流泪的冲动。他戳了戳身旁的丈夫。

         皇帝顺着妻子的眼神看向姚修雅的手臂,脸色同样阴沉,朝大太监说了几句不一会大太监就拿着一个青花瓷瓶走了过来。皇后立即寒着脸帮小儿子涂药。

         众人时时观察着帝后的表情,见帝后突然低头自然十分好奇。只是案桌很高,她们瞧不清楚。可是同样坐在主座的皇太后却瞧得清清楚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套,上面果真有血迹,一时间心疼愤怒都起来了。

         小公主原本正开心地啃着雪梨,突然看见弟弟受伤,立即哇哇大哭起来,偌大的庆欢殿顿时一片寂静,徒留小公主的嚎啕声。

         “我的宝贝侄女哭了,谁欺负你了,小皇叔帮你揍他!”一声稚嫩却带着霸气的冷喝声从下座响起,皇太后的脸顿时黑如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