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小王爷断奶挑食的消息圣上很快就知道了,心里也大为松了一口气。小外甥的事情皇后跟他说过,这几个月来的观察,安安确实不像平常的婴儿一样,太安静了,不哭不闹。跟他说话也爱理不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睁着他那双漂亮的凤眼发呆。夫妻两个都以为这小皇子是个痴儿,面上虽不显,暗里却是操碎了心。

         现得知小皇子智力正常,甚至七个月就知道自己断奶,肯定是个聪慧了。对胞妹的愧疚也就消散了许多。批完奏折之后立即前往坤宁宫去看望姚修雅。

         “安安,父皇舅舅来看你了。”皇上抱起白白胖胖的小外甥,笑得眼角的褶子都出来了:“沁云你将安安养得很好。”

         皇后慈爱地捏着姚修雅肉肉地小手:“自己的儿子,能不养好吗?”

         身为一个皇上,竟然有口气,昨晚定然是熬夜,最近吃的东西也不养生。姚修雅皱起乌黑的眉头,伸手要皇后抱,比起这个有口气的中年男人,他宁愿让自己的养母抱,至少比较香。

         这还是小儿子第一次要她抱,皇后别提多开心了。露出和小公主如出一辙的笑涡,显得极是动人,红唇微启时贝齿如弧,那种美态让站在一旁的皇上怦然心动,皇后接过小儿子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看见丈夫那发迷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教坏安安。”

         被发现了,皇上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小声辩解:“安安还小,知道什么。”

         皇后懒得搭理他,这人昨晚去了燕妃宫里,虽然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控制不住自己的,早已死心,但是她还是做不到与昨晚刚刚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丈夫有亲密接触,只专心看自己的小儿子。小儿子生得一张好脸皮,白白的嫩嫩的,像梨花瓣,像荷花苞,真是太好看了,皇后怎么看怎么喜欢。

         一旁的皇帝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沁云,朕是皇帝,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这时,皇后的大宫女连翘突然从门外进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奴婢参加皇上,皇后娘娘。”

         皇上摆了摆手,示意连翘起来:“起来吧~连女官这么失态,不像是你的风格。”

         “皇上,皇后娘娘,太后派人过来要把小王爷抱回慈安宫,太后打算亲自抚养小王爷。”

         “什么!”皇后心里一惊,看向脸色不虞的丈夫,眼里带着恳求:“母后是安安的嫡亲外祖母,安安一开始养在她名下再好不过。可是现在臣妾照顾了安安这么久,小红猴看着他从刚刚出生什么都不会的长到现在的会认人要臣妾抱,臣妾早已把安安当做自己亲生儿子。现在太后要把臣妾的亲生儿子夺走,恕臣妾不能聪明。”

         竟然敢在皇上面前这么强硬的反驳太后的话,姚修雅枕在皇后软胸上的脑袋若有所思,看来皇上和太后的关系不太好啊。皇后对他确实不错,小公主有的时候虽然烦了点,但也没有害他之心,谁知道去太后宫里会发生什么,他还是不愿意换位置的,接下来皇帝的话证实了姚修雅这个猜想。

         感觉到妻子对自己的依赖,皇帝的大男子气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拦着妻子的香肩安慰道:“沁云放心,朕不会让安安离开坤宁宫的。”

         “臣妾自然是相信皇上的。”皇后微微一笑,且不说她现在是不舍怀里的养子,就算了为了他以后的生活她都不会把他交还给太后抚养。一旦交到太后手上,太后定然会让安安跟亮王一家亲近,而亮王一党,皇上太后定然是要收拾的。

         “沁云,我们去慈安宫一趟,母后专心诵经为阿柔祈福了这么久,也该渐渐阿柔的孩子了。”圣上笑,笑意却带着讥诮,母后,你老了,而朕,再也不是刚刚登基时候夹在你和摄政王叔中间左右为难的傀儡皇帝了。

         刚刚出了皇后寝殿,小公主便迈着两个小短腿扑到皇上腿上,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父皇,母后,你们要去哪里?”

         皇上弯腰,把小女儿抱起来:“父皇要去太后宫里,落落去不去啊?”

         一听到是要去太后宫里,小公主就有些害怕,但是一看见母后怀里的姚修雅,整个人又开心起来了,牵起弟弟的小肉手,奶声奶气地问道:“弟弟也要去吗?”

         皇后笑着点了点头:“恩,弟弟也要去的。”

         弟弟也要却啊,小公主下了决心:“落落也要去,落落要照顾弟弟。”

         看见女儿如此疼爱外甥,皇上高兴得开怀大笑:“好,落落也去,我们一家人一起去。”说着,抱着小女儿上了龙撵。

         皇后则是抱着姚修雅上了凤撵。

         ——————

         帝后到达坤宁宫的时候李贵妃正坐在那和太后谈话,见皇上来了,面上一洗,含情脉脉地给皇帝行了一个礼。皇帝现在才没空搭理这个人,把女儿放到地上,和妻子女儿一起给太后弯腰请礼:“儿臣(孙女)拜见母后(太后),望母后(太后)身体安康。”

         “快起来。”太后此刻的目光就没离开过皇后怀里的姚修雅:“快把安安抱来给哀家瞧瞧。”

         太后身旁的大宫女立即走到皇后身边伸手想要抱过姚修雅。

         他不喜欢陌生人触碰他,在坤宁宫小没有办法只能有嬷嬷照顾,奶嬷嬷跟奶娘就够了。姚修雅皱着白嫩的包子脸,挥手拍开宫女的手,转身窝进皇后软软的怀抱。

         这小小的身子依恋地窝在她的怀里,皇后的心瞬间软成一滩水,更坚定了不让样子离开自己身边的决心,抱着姚修雅跪了下来:“母后恕罪,安安早慧,才七个多月大就会认人了,不喜让生人抱他。”

         “小孩子本就是这样,不关皇后你的事,起来吧。”太后哪里会生自己嫡亲外孙的气,特别是原因还是外孙早慧,心里更喜了,亲自下来抱姚修雅,姚修雅自然是不从,可皇后却没法阻止,他最后还是落入了太后了怀里。这眉头,皱着就没放下来过。

         皇后见了十分心疼,恨不得立即抢回来,但她不能,心里默念着儿子你快哭啊,哭了母后就能抱你回来了。

         姚修雅不是看不懂养母眼里的意思,只是哭?这是什么东西?

         “小王爷真是个俊俏的孩子。”李贵妃娇笑,笑靥如花般妖艳。这样的女子太后十分不喜,但是胜在脑子简单,容易掌控,面上便十分向着她,培养她和皇后分庭抗礼。

         “阿柔的相貌本就是万里挑一,她的孩子又怎么会差呢。”说起自己早逝的女儿,太后心里一痛,又红了眼眶。她两儿一女,大儿子一出生就被皇后抱去抚养,和她不亲,留在她身边的只有小儿子和小女儿,她对这一双儿女简直是疼到骨子里,谁能想到最后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太后一哭,身为儿子的皇帝自然是要劝慰:“母后见到安安应当高兴才对,阿柔在天之灵定是不愿意看见母后为她落泪。”

         “对,哀家应该高兴才对。”皇太后那这个手帕擦干眼角的泪珠,目光落在下方的帝后和小公主身上,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半年不见,落落又长高了。皇后照顾两个小孩子定然会力不从心,以后安安,就由哀家来照顾吧。”

         “母后,安安已经习惯了在坤宁宫的生活,儿臣半年来和安安朝夕相处,早已把安安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母后现在要把安安带回去,恕臣妾不能。”说着,皇后跪了下来。

         “你敢拒绝哀家。”太后气得胸口连连起伏,拿起桌上的茶盏就扔到她脚下,“哐当!”茶盏碎了一地:“哀家是安安的嫡亲外祖母,安安理应由哀家照拂,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拒绝。”

         看见皇后被骂,李贵妃眼里是压抑不住的得意:“对呀姐姐,小王爷由太后照顾再好不过了。”

         小公主刚刚听说弟弟要离开她们就开始不高兴了,现在又看见自己的母后被太后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呜哇~~~~~我要弟弟。”

         “落落别哭,弟弟不会离开的。”一旁的皇帝看见自己此生最爱的两个女子在自己面前受委屈,别提多心疼了,立即把小公主抱在怀中安慰。

         听了皇帝的话,皇太后眯起眼睛,脸阴沉得十分难看:“皇帝这是要反抗哀家?”

         皇帝看着眼角皱纹明显的生母,不急不慢道:“母后请注意措辞,朕是皇上,没有人能让朕‘反抗’,朕至多是反驳母后的意思罢了。”

         闻言,皇太后眯起眼睛,眸中只有深不见底的黑:“皇上果真是长大了。”

         皇帝勾唇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朕早就长大了,现在已经开始变老了。”

         这是在嘲讽她早已经变老了。皇太后一双眸愤恨地瞪着自己的大儿子,脸色气得惨白,呼吸都变得重:“你还有没把我这个母后放在眼里。”

         皇帝用手帕擦干小女儿脸上的泪水,慢慢道:“儿臣若是不把母后放在眼里,母后的封号就不会是圣母皇太后了。”

         一听这话,皇太后的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吼道:“好好好!看来皇帝是真的要反驳哀家的意思了。绿玉,把小王爷抱还给皇后。”

         听了一场戏的姚修雅一听皇太后的话立即朝皇后伸出两只小手,要她抱,看得皇后心里一暖,朝自己的儿子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还请母后恕罪。”说着径直从地上起来,走向太后,接过自己的小儿子。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的嫡亲外孙打脸的事,皇太后捂着泛疼的胸口,摆手让帝后离开。

         “儿臣告退。”

         “皇上~”见皇帝要走,李贵妃不舍地叫住他。

         煽风点火的事情还没有跟这个女人算呢,皇帝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的宠妃:“既然爱妃这么喜欢陪伴太后,那这个月就专门服侍母后吧,就当做是替朕向母后尽孝心了。”说着不管脸色难看的李贵妃,转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