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亮王妃来势汹汹,本以为会占到便宜,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被皇后化解。女儿白生病不说,回到慈安宫还被皇太后训斥了一通。心里对皇后的恨意愈发的深了。

         “安安,你都不知道母后今天有多神勇……”姚修雅一下课,小公主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把皇后今天霸气收拾亮王妃的“丰功伟绩”噼里啪啦跟他说了一遍,“安安你都不知道,姐姐本来想在亮王妃她们脚底下撒冰珠子的,谁知道姐姐还没有行动,母后就把她们收拾了。”

         “你还觉得可惜?”姚修雅向来清冷的眸子里开始蒙上一层淡淡的无奈:“你要是真洒了,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冷逸落不以为然:“冰珠子很快就会融化了,而且慈安宫是母后的地盘,她们只带了几个下人,姐姐不承认是姐姐做的就好了。”

         身为嫡公主,她是从哪里学会的流氓行径,不过她耍无赖总比她受到欺负强,姚修雅思考着小公主要是真这么做,发觉被发现的可行性还是很大的,先不说亮王妃的人,宫里的其它妃子厌恶母后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想到这,姚修雅沉下脸,严肃道:“你这么做事不对的。”

         一个四岁的小人儿,脸颊肉嘟嘟的,长相粉雕玉琢,板着一张脸如同大人一般跟你说话,怎么瞧怎么可爱。小公主直接被这样的姚修雅萌坏了,低头抬起他的脸,“啪嗒”一口亲了上去。漂亮的桃花眼笑眯眯的:“安安说说,姐姐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太蠢!”说着,姚修雅看也不看冷逸落一眼转身直接就走,现在他还小,亲几口没什么,再过几年她还是这样,天下人的口水能把她淹死的知不知道。冷逸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封建社会时代。

         “唉,安安你怎么又不理姐姐~”小公主气恼地跺了跺脚,看着姚修雅的背影,小脸上又气又委屈。不就亲了一口嘛,至于这么生气吗?

         一旁的宫人都见怪不怪了,因为很快,小公主就会忘掉两人还在生气,再一次黏上安逸小王爷,而安逸小王爷也会“一脸嫌弃?”的被小公主拉着说话睡觉。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欢颜郡主风寒已经好了,但是却被留在太后宫中,看来太后是想亲自教导欢颜郡主了。

         皇后慵懒地躺在软塌上,素手枕在垫子上,让宫女帮她的指甲涂上凤仙汁。

         珠帘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来的是苏德公公:“娘娘,太后派人过来接小公主和小王爷去慈安宫一聚。”

         “你跟着落落安安一起去慈安宫。”小儿子是皇太后的嫡亲外孙,皇后能拦一两次,总不能拦一辈子。再加上小儿子记忆好,三岁之后就能记事了每次饭点之前都会回坤宁宫,皇后也没什么担心的。众目睽睽之下,双方又没有撕破脸皮,皇太后应该不会傻到在慈安宫对落落下手。这么一来,皇后对于小儿子跟小女儿去慈安宫请安的事情并没有多在意。

         “是,娘娘。”苏德朝皇后行了一个礼,退了出去去找冷逸落和姚修雅了。

         ——————

         “弟弟,你可要保护好姐姐,不让姐姐呗冷耀漾欺负了知道吗?”冷逸落最不喜欢去的地方无疑是慈安宫,作为父皇的生母,她的嫡亲奶奶,一个“孝”就就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哪像韦妃,虽然是她的庶母,但她还是能欺负的。

         姚修雅自然知道小公主对皇太后的不喜,每次小公主去慈安宫,太后总要阴阳怪气地把冷逸落数落一通,特别是当其它皇子公主在的时候尤为明显,让各宫妃子皇子公主看笑话,小公主身为中宫嫡公主,自小被帝后捧在手心里,让她在庶兄庶姐的面前丢脸,别提有多难受了,每次都被皇太后说得红了眼眶,让姚修雅看了十分心疼。他嫌弃小公主可以,你们凭什么嫌弃,凭什么看笑话,转头,看了一眼忧郁的小公主,心里叹了一口气道:“你把太后的话当成耳边风不就行了?”

         “你说得容易,被看笑话的是我又不是你。”小公主想到众人那带着嘲弄的目光白皙的脸上,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她眼睛开始发亮,罩上了一层晶莹的玻璃似的东西,睫毛接连地动了几下,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便顺着脸颊滑落。

         “别哭。”姚修雅最怕的就是皇后和小公主的眼泪,每次这两个人一哭,他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细细的银针扎着,让他疼痛不已:“你别哭,我哪次不是护着你。”姚修雅拿出怀里的帕子,小心翼翼地擦掉冷逸落脸上的泪水:“谁敢笑话你,出了慈安宫我帮你报复回来。”

         被姚修雅这么一安慰,小公主的心情顿时变好,吸了吸鼻子,抬头那双由于含泪而璀璨动人的眼眸里溢满着纯粹的依赖:“安安,你真好。”

         “知道我好还不快起来,你要把我压死了。”姚修雅没好气的把头撇过一边,白皙的耳垂敲敲红成一片,清冷的眼眸也悄悄蒙上一层笑意。

         小公主和姚修雅一起生活这么久,自然是知道自家弟弟这傲娇的性子,看了一眼那红红地耳垂,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很快的,慈安宫到了,冷逸落牵着姚修雅的手,慢悠悠地向着正殿走去,母后说,输人不输阵,任何时候都不能在敌人面前显露出自己的害怕。

         此时的慈安宫,一片其乐融融之色,欢颜郡主正坐在太后身边撒娇,下方还坐着安贵妃和她所生的十一皇子十二皇子。安贵妃,父亲是户部尚书安昌,皇太后是她的嫡亲姑妈。虽然后台大,但平时为人低调,肚子十分争气,进宫之后接连诞下两个皇子,让后宫各妃看了十分眼红。但此人极为低调,几乎都不出宫殿,对皇后也是十分尊敬。再加上有皇后,李妃这两个活靶子在,众人几乎忘了她的存在。直到李贵妃被贬为李妃,她晋升为安贵妃开始,众人才发觉这位是个不显山露水的主。再加上她和皇太后关系如此亲密,一时间声名大噪。

         这其乐融融的气氛在冷逸落和姚修雅进去的时候戛然而止,两人也不恼,走到皇太后正下方,恭敬地行礼:“落儿(修雅)拜见太后,愿太后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承你们吉言,幸好漾儿平安无事,要不然哀家如何万事如意。”皇太后看着下方的外孙和孙女,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脸上的笑容明明很温和却透露着阴森:“起来吧,哀家可不想你们因为行礼生病了。”

         “谢太后。”冷逸落站直身,拉着姚修雅自己找了位置坐了下去。

         欢颜郡主见向来神气十足的冷逸落在太后面前变成了逆来顺受的小野猫,心里十分得意。扯了扯太后的衣袖,笑容甜美:“太后,漾儿这些天都在您身边养病,还没有好好游览御花园,不如就让五公主和表弟带着漾儿去参观御花园可好。”在太后心中,父王是最重要的,其次是大哥,接着是她和姚修雅。除了她们,其它人都是渣。母妃说了,她可以在太后面前针对冷逸落却不能针对姚修雅,所以她才会称呼姚修雅为表弟,借此来表达她对姚修雅的亲近之意。

         “好,既然这样,你们就好好陪着欢颜去御花园游玩。”太后说着,对着心腹宫女使了一个眼色。

         冷耀漾直接走到冷逸落面前,得意地笑了:“五公主,表弟,我们走吧。”

         她巴不得离开慈安宫呢。小公主回以同样灿烂的笑容:“弟弟,走了。”说着牵上姚修雅的手,两人率先走了一步,让冷耀漾看了十分生气,咬牙切齿地跟了上去。

         “姨妈,为什么不让言儿带漾儿参观,毕竟言儿和漾儿不仅仅是堂兄妹,还是嫡亲表兄妹。”安贵妃口中的言儿正是她所生的十皇子冷逸严,比欢颜郡主大四岁。

         “言儿还太小,若是再大几岁就好了。”皇太后望着下方安静坐着的十皇子,眼神里泛起了波澜,性格太沉闷了些,难怪不得皇上喜爱。若是再大那么四五岁,就可以培养他和太子作对,让皇帝跟皇后的目光从让儿身上分走一些,可惜了。不过言儿十岁了,等让儿从皇陵回来,他就十一岁了,可开始参与夺嫡,再加上二皇子,七皇子八皇子,足够将京城里的水搅黄。

         太后凛冽的眼神,下座的冷逸严背后不禁一凉,再看看天真的母妃,心里叹气,母妃你可知道,你投靠太后,我们再父皇那注定是弃子。太后的目的是扶持亮亲王上位,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和弟弟,你怎么就是看不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