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陈圆圆看着骄阳明媚,气质高雅的冷逸落,心里仿佛被重锤敲过一般难过,是啊,小公子身份尊贵,他青睐的女子也必然是高贵典雅的官家小姐。她低着头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脸色有些泛清,我开一副安胎药给你吧。”冷逸落是大夫,虽然没有为陈圆圆诊脉,但陈圆圆脸上有很明显的妊娠斑,加上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她的手总忍不住触碰自己的小腹,她便猜到此人八成是有孕了。

         为什么要在小公子面前说她有了身孕的事情,陈圆圆皱起优美如新月的眉,有些难堪,但是她深知眼前的贵女不是她能得罪的,抬头,笑容温和道:“小女子多谢这位姑娘的好意,只是小女子已经找了大夫开了安胎药了。”

         “嗯,开了就好。”冷逸落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好意被人拒绝,伸手扯了扯姚修雅的衣袖,笑道:“安安,你想要什么颜色的布料。”

         “黑色,灰色。”

         “那就白色跟青色吧。”冷逸落看向裁缝铺老板,“给我拿一匹白色绸缎和一匹青色绸缎,都要最好的。还要黑色和灰色的麻布各两匹。”贴身衣物自然是要穿好的,但是安安和小皇叔在军营天天要操练士兵,外衣穿太好反而是浪费,还不如穿一些耐磨耐脏的麻衣。

         “……你决定就好。”

         掌柜的帮她们打包好东西,随行的内侍便主动上前接过布匹并付账,冷逸落手都不需要动一下。这让让陈圆圆见了有些羡慕。她缺的只是没有一个尊贵的出生罢了,所以她要活得这么的卑微,还要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生下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孩子,老天,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买好了,安安我们走吧。”冷逸落的目光落到低眉敛目安静站着的陈圆圆身上,浅浅一笑道:“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去?”

         陈圆圆摇了摇头,端得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朝姚修雅和冷逸落弯腰行了一个礼:“不用麻烦恩公和这位小姐了,小女子先告辞。”说着又看了姚修雅一眼,便搀着丫鬟的手离开。

         “安安,我们快去酒楼吧。”冷逸落肚子很饿了,很想吃东西。

         “嗯。”姚修雅说着,便跟在冷逸落去了如家酒楼。

         ——————

         一行人回去的时候手里都是满满的东西,家眷区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纷纷称赞这姐弟两人感情好。至于有没有多想些其它的,那就不知道了。

         把冷逸落送回营帐,姚修雅便去冷谦那报到,顺便让杂物兵找几个人去军医那问一些草药种子给小公主送过去以及帮小公主开垦药田。

         “将军。”

         闻言冷谦抬头看了一眼姚修雅,俊逸的脸上神情凝重:“修雅,金城关要失守了。”

         “金城关?那不是淮阴侯驻守的地方?”

         “正是,只不过淮阴侯发来密报说蛮族大兵压境,他留在金城关的兵力不足以抵抗,他要保全大局,决定放弃金城关。”

         姚修雅一听就知道淮阴侯的目的是什么,面带嘲讽:“看来淮阴侯这是逼你派兵过去。”

         “没错,金城关是偏南方进入大燕腹地的第一道关,虽然离蛮夷较远,但是被攻破了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就算知道是个圈套,本将军也不得不跳。”西南方第一道关卡被破,那第二道第三道就更容易被破,金城关,绝对不能放。

         “你是主帅,你必须坐镇玉门关,得力的将领也必须留守玉门关,金城关我去。”冷谦手下的将领带兵打仗很威猛,但是论官场斗争,不是他瞧不起他们,着实愚笨。

         冷谦的意思其实也是这个,他这徒弟虽然才十二岁,但耍起阴谋诡计来还真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怕不怕?”

         “你都不怕被母后知道之后扒皮抽筋了,我怕什么,还有,别随随便便对我动手动脚。”姚修雅最讨厌被别人触碰了。至于父皇,虽疼爱他,但是排在第一的永远都是他的江山。

         这小子,怎么这么招人厌呢,冷谦气得直眉瞪眼,“记住啊,你只是过去当军师,不给上战场。”他是个自私的人,他可以为大燕战死沙场,可是他希望自己的亲人可以平平安安活下去。

         “知道。”知道是一回事,至于上不上,那就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好,我把虎符和手写的密令给你,马上出发前往金城关。”

         “是,将军!”

         ——————

         “小王爷,武锐军都统令,协五千兵马,正在候令。”李德看着马上这年幼的安逸小王爷,有些不相信他能守住玉门关,不过这既然是大将军的命令,他只能听令行事。

         “嗯,快点出发吧。”姚修雅自然知道他得不到众人的信服,不过不重要,只要他们听话就行。

         他们刚刚接近金城关的地界,哭喊的声音,如潮水一般的席卷而来!

         蛮族和燕君已经在城里开始厮杀起来,三尺长的环首大刀毫不留情的斩下,带起一片片血光!比起方才用弯刀皮鞭驱赶人群的蛮族人,更是凶残决绝了几分。似乎被斩被杀的,不是他们的同胞,而是毫不相干的外族人……

         他们这是要把全城的百姓杀死!看到这一幕,前来的所有援兵都气红了眼。

         姚修雅挥手,“都统,传令下去,残害百姓者,无论是蛮族还是还是大燕士兵,一律杀无赦。”这样的战法不仅是蛮族军所惯用,在中原内战中也屡见不鲜裹挟老弱为前驱,以精壮之兵压后,以撞敌阵,蚁附扑城!这就是战术,这样的战术最为人所不齿,淮阴侯是肯定金城关会被屠城吗?竟然敢这么胆大妄为,还是肯定冷谦派来的援兵会全军覆没。

         “是!”李德早就想杀掉这群畜生,现在得到同意立即抽出佩刀,一马当先朝着那群禽兽不如的大燕士兵杀过去。

         “弓箭手准备,对准马上的蛮族士兵的马,发!”

         话落,如雨般的箭簇纷纷落在蛮族的战马身上,战马顿时发狂,蛮族士兵门纷纷被甩落在地,动作迟缓者,已经被马踩死,看着眼前这如人间炼狱般的场景,姚修雅只是默然不语,昂首看着前方。

         而此时,蛮族人的弓箭手也开始抛射羽箭了!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从天而降的箭雨落在了前排燕军身上,不过这五千士兵都是冷谦给他的精兵,全都穿着防御性极好的盔甲,箭距离又远,落在上面造成的损害不是很大,姚修雅身上也中了一箭,羽箭□□了盔甲的缝隙,挂在了他的身上,不过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在□□的对抗中,燕军似乎占了上风,但是冒着箭矢逼近过来的蛮族勇士,还是让空气陡然紧张起来了……

         金鼓之声震天动地而响,似乎在下一刻,整个地面都会轰然崩塌。周遭战场所有一切,都笼罩在这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当中。

         “保卫大燕,冲啊!”李德正将声嘶力竭的大吼,挥动手中的大刀,身先士卒,朝着蛮族的士兵冲过去。

         姚修雅则是直接拿起弓箭,拉满了步弓,他将箭簇瞄准了一名一手持盾,一手武刀的巨汉,这汉子足以一米九的身高,怪叫着撞入了燕军中,弄出了好一阵纷乱。

         “绷”的一声轻响,羽箭如流星赶月,飞射而去,钻入了那巨汉的脸颊,锐利的箭头射穿颅骨,从后脑钻出,还带出了些粉红颜色的脑浆子。巨汉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便一头扑倒在地。

         “绷!”又是一枝羽箭弹射而出,这次的目标是个大呼酣战的马上蛮族士兵,同样也是箭至人亡!

         姚修雅眯着眼睛扫视战场,发觉蛮族士兵似乎有撤退之意,心中十分疑惑,好好的,为什呀撤退?若他猜得不错,这一场战役淮阴侯定然是通敌叛国和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

         等等,这是什么声音,鸣金?这就是鸣金?闻鼓而进,鸣金而退,看来蛮族这是真的要退兵了?为什么突然退兵,战场上看起来虽然是燕兵士气正旺,可若是淮阴侯真的和蛮族勾结,定然知道来了多少援兵,若是打持久战,大燕定然要承担很大的损失,现在蛮族突然撤兵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无论原因是什么,退兵了都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