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姚修雅回到营地的时候直接被冷谦叫过去辅导一下如何行军打仗。没错,冷谦没有看不起年幼的姚修雅,他反而对自己的徒弟兼外甥十分的有信心,他相信姚修雅能成为一位不逊色于他的将才,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信任姚修雅,他和淮阴侯的斗争已到达白热化的阶段,淮阴侯整天想着怎么弄死他,他处在现场,被弄死的借口都有了。可安安不一样,没有人敢让他上战场,所以安安就没有战死这个杀人理由。安安会比他安全很多,他希望在他出意外的时候安安可以出来稳定军心,至少让他手里的士兵有一个明确的首领,拥护他直到皇兄派人过来接收他手上的兵权。

         “安安,你记住,一位出色的将军永远不能墨守成规,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发生什么,这就需要你拥有绝对冷静的头脑去沉着应变。接下来,我会让探路兵把每天听到的消息告诉你,然后你来分析蛮族想要做些什么。”冷谦说着,直接把一本陈旧的《孙子兵法》扔到他怀里:“书是死的,每一个人的感悟却是不同,这上面有我的批注,你看完了再告诉我你对我批注的看法。”

         “是,将军!”姚修雅拿着书就出去了,现在冷谦现在是统帅,需要有足够的威严,他决定在军营就把自己当成冷谦的下属而不是与他平起平坐的王爷。

         不得不说冷谦真的是足智多谋,对于兵书的见解都要比教导他的老师要深刻得多,姚修让手下给他拿了一本新的兵书,看完一遍冷谦给他的那一本兵书以及上面的注解之后再看一遍没有注解的兵书,并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看法。

         第二天,赵信满脸春风的出现在他面前,姚修雅就知道这个傻大个肯定是拜堂成亲了,不多说什么,就让他跟他上了烽烟台。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对面几乎看不到人影。姚修雅就这样静静地等着,直到对面的天空开始飘起做饭的炊烟。立即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这个时候的望远镜根本没有现代精致,只能模糊看见远处的场景,这就够了,他数了数对面做饭升起的炊烟数,等炊烟熄灭了就去厨卫兵那里询问五千士兵做饭需要起的炉灶,以及生火的时常。

         听完之后再计算,姚修雅心里已经,对面什么时候多了三万士兵。他立即去找冷谦,进到营帐的时候冷谦的副手也在。

         “将军,我有要事要禀报。”他看着冷谦,小脸神色冷峻。

         “你直接说吧,他们可信。”安安的性子从来不说废话,他这么认真,看来是有什么发现。冷谦的眼里带上一丝淡淡的期待,不重要的发现,安安年纪小,可以理解,若是重要,正好可以帮安安立威。

         “对面多了三万兵马。”

         “什么!”冷谦面前一沉,冷声询问:“探子今天的报导对面一切如常。”他并不是完全不相信安安说的话,只是他需要一个足够的理由去相信。

         姚修雅又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

         右将军听了第一个提出自己的意见:“小王爷,这要是对面是烧火烤暖呢?”

         谋士赞同地点了点头:“又或者是他们故意加长了烧火的时间。”

         “饭点之前我记下了烟火数,饭点之后我也记下了烟火数。蛮族草多树少,他们做饭烧的是草,只有取暖的时候烧的才是木头。烧木头要比烧草产生的烟火淡许多,草很容易烧完,他们木头和草十分珍贵,和我军粮草的价值差不多,你们认为我们会为了迷惑对方天天拿粮草来扔?”

         众人一听都怔住了,确实是这样,他们不由得重新打量起面前这年仅十一岁便已经如此聪慧的翩翩少年郎,心中十分惊叹,真是英雄出少年,将军如此,他的外甥也如此,我大燕有福了。

         “小王爷言之有理,本将军会让探子照着小王爷的方法把他们的炊烟数记下来,安安,你继续按着时间去观察对面的状况。”

         姚修雅抱拳领命:“是,将军。”

         两天之后,探子把结果跟冷谦汇报了,确实像姚修雅说的那样。

         冷谦听了之后冷笑一声:“看来他们是要发动攻击啊。”他看了一眼端坐在椅子上的徒弟,眼里带着自豪:“小王爷,说说你的想法,你认为他们何时会进攻。”

         “大概三天之后。”

         “为何?现在路面结冰,战马根本跑不动。”谋士问。

         “雪停了,年关已过,草开始冒芽。再过不了多久,护城河上的冰块就要融化了,怎么过河,而且等雪都融化了,火球扔他们,一扔就死一片。”姚修雅看了一眼冷谦的谋士,眼里有些不耐,这么简单的理由都想不到。

         冷谦警告地看了一眼姚修雅,示意他不要太打击自己的属下,随后下令让下边的人严正以待。结果三天后蛮族并没有发动战争,一时间,大家对姚修雅的判断便有些怀疑。但冷谦却相信,让士兵继续保持备战状态。很幸运,他的坚持是正确的。第五天天刚刚亮,蛮族便大肆进攻,想要来一个出其不意,谁知却正好种了圈套。

         冷谦早已让人把护城河上的冰削薄,并且提前让人在河边的草地上倒上烈酒。蛮族士兵过河的人多了,护城河上的冰块直接碎裂,一千多的精兵直接掉进冰冷的河里,失去战斗力。接着他又下令众人往草地上扔火球,火球落地的一瞬间,火势瞬间蔓延开来,不一会对面便成了一片火海。

         这场战斗足足打了一天,傍晚时分才算消停下来,疲惫了一整天的士兵赶紧休息一会,虽然累,众人的心头却满是兴奋、稍稍的恐惧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绪,以至于都睡不着了。

         这一场战斗,冷谦几乎是不损失一兵一卒便消灭了对方近两万的兵马,让蛮族元气大伤,敌方元气伤了,我方的实力就增强了。捷报传回京城,龙心大悦的同时,姚修雅这个名字变得炙手可热起来,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不到十二岁的天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