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捉虫】
        姚修雅刚刚进了院门就听见某人清丽悦耳的嗓音,顿时脸一黑,快步朝后花园走去。

         “蔷薇,你再推高一点嘛~哈哈哈,再推高一点。”江南院子里的小池塘里面几乎都会中上莲,此时,荷塘上莲花开放,十分美丽。冷逸落乘坐着秋千每次掠过荷塘上方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再莲花莲叶上飞舞,这让她的心情十分美妙,还想飞得更高,只是,秋千怎么停了?

         冷逸落抬眸一看,嫣然一笑,“安安你回来了?谁欺负你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揍她!”

         “嗯,你现在可以揍你自己了。”姚修雅面无表情地睨了冷逸落一眼,转身就往自己的院子里面走,还好意思问他为什么生气,秋千荡得这么高,还是在荷塘上,万一掉下去怎么办。今晚他就让人把秋千给拆了。姚修雅想着,脚步微微放缓,感觉到某人已经快追上来立即加快脚步。

         “安安,你等等姐姐嘛~”冷逸落跟在姚修雅后面一起进了书房,加快脚步,挡在他面前,“姐姐哪里惹你生气了?”

         “自己想。”姚修雅绕过某个“障碍物”,走到书桌前笔直的站好,开始练字。此时,某人已经跟了过来你,拉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小脑袋搁在桌上,观察着他的表情。姚修雅的脸立即又阴沉了几分,他现在很不高兴,你要看得出来。

         “我想不出。”冷逸落右手撑着脸,嘟起粉色的唇,“你就不能爽快点,告诉姐姐为什么生气,这样我才知道如何去哄你。”

         姚修雅:“……”你见过哪个人闹脾气会先说生气的理由的。顿时,他周身散发的冷气更强了。突然,一股子少女的馨香萦绕在他周围,某人已经凑到他身边,他低头,掩下眼里的笑意,“别凑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他现在必须要给某人灌输这个观念了,对他授受可亲还行,若是因为这以为跟其他的男子也这么亲密而毁了名声那他就……先杀了那个男的,再一辈子不要搭理冷逸落。

         “你是我弟弟怕什么。”冷逸落把脑袋搁在姚修雅稚嫩的肩膀上,看着他写的字,桃花眼里满是笑意,“安安,你是不是很想念姐姐,怎么一直在写姐姐的名字?”

         握草,她在说些什么?姚修雅低头一看,脸黑了,只见宣纸上满是墨迹未干的“冷逸落”三个大字,真是……太丢人了!姚修雅板着脸,不再说话。

         “不要害羞嘛~想念姐姐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冷逸落还在笑,扬着眉,有些调侃的,伸手轻轻锤了锤他的肩膀,“姐姐也很想你,偶尔也会在地上写上你的名字。”

         “嗯。”姚修雅应了一声,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但是却没有抬头,冷逸落以为他还在生气,极为苦恼地蹙了一下眉头,“安安别生气了好不好?姐姐带你去烧烤好不好?”

         闻言,姚修雅惊讶地抬头,想转身却因为某人还靠在他的肩膀上只能维持原样,“你怎么会烧烤?”

         “因为五台山实在是太无聊了,除了公公嬷嬷宫女,便只有花花草草跟湖里的鱼儿。天天吃斋很痛苦,很多时候我就会自己抓鱼烤着吃。”

         “为什么不让公公抓?”

         “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这些都让公公做了,我该做什么呢?”

         冷逸落的话让姚修雅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口一痛,所有的不悦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心疼,“你想不想去郊外踏青?”

         冷逸落眼前一亮,“当然想去!”

         “那我们便出发吧。”说着,姚修雅转身,主动牵起冷逸落白皙如玉的右手,手指忍不住细细摩擦了一遍她的指头,发现没有茧子之后放下心来。

         ——————

         暮春初夏,烟雨蒙蒙,柳枝绿了,桃花笑了。山溪水满,水面上时而飘过一二片桃花瓣。如诗如画的□□和壮丽多姿的山川,使人感到舒畅,生气勃勃暮春是属于杜鹃的时节,漫山遍野各色杜鹃盛放,与不知名的野花镶嵌在群山中,好似山水画般相得益彰,更让人感受到蓬勃的生命之意。

         “江南的春天比北方要秀美得多。”冷逸落看着车窗外的美景,眼里带着欣赏和惊叹。

         “坐过来一点,”要不然细雨会打到你的脸上。姚修雅见冷逸落没有动作,恼了,直接伸手把她的头摆正,然后放下帘子,“听话,不要凑车窗太近。”

         “好吧。”因为出来之前姚修雅在生气,冷逸落现在可不敢再惹他生气。不过看着如同大人一般正着一张脸的姚修雅,冷逸落却觉得怎么看怎么好看,完全不觉得他像其他人说的那样孤僻阴森,“俗话说‘正月观灯,二月踏青,三月赏桃,四月流觞,五月赛舟,六月纳凉,七月乞巧,八月赏月,九月赏菊,十月画像,十一月参禅,腊月赏雪’安安,你不觉得我们踏青塔晚了?”

         “现在的景色不好?”

         “很好,山清水秀,烟雨朦胧,万紫千红。”

         “我陪你出来你不开心?”

         “怎么可能。”冷逸落笑得很开心,她的眼神也充满温柔,“跟安安你在一起最开心了。”

         姚修雅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侧头看她,“那什么时候去踏青重要吗?”

         “不重要。”冷逸落恍然大悟,对不对时间无所谓,重要的是她自己开心就行了。

         他们去的是敬亭山,敬亭山是专门给达官贵族郊外的场所,会有人固定在山上巡逻,有一定的安全性,至少毒蛇猛兽是没有的。

         “到了,下来吧。”姚修雅先下车,然后撑着伞,把手放到冷逸落面前。

         “小公子,我们来扶着五小姐……”

         “我自己来。”姚修雅说着自己把伞举到冷逸落面前,“小心,地有点滑。”

         冷逸落点了点头,抓着姚修雅的小手踩着木凳下了马车,“安安,你确定下着雨我们能烧烤?”

         “我们自己带了木头。”姚修雅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冷逸落往亭子走去。

         这让身后跟着的奶嬷嬷看了眼里十分担心,小王爷和小公主虽说自小如同亲姐弟般一起长大,可毕竟不是亲姐弟,两人现在也都大了,小公主还有两年就及笄要谈婚论嫁了,小王爷怎么还能如同小时候一样跟小公主手牵着手呢,这样会破坏小公主的名声,不行,她必须找个时间好好跟小公主说说这件事情。

         侍女们已经提前一步在小亭里的石凳上铺上软软的坐垫,石桌上也已经铺上桌布,上面摆好点心和水果。

         “你想吃什么?野山鸡还是鱼?”

         “我想吃叫花鸡,还想吃清蒸鱼,我想吃很多很多的东西。”

         “嗯,你等会。”姚修雅吹了一声口哨,一位穿着黑衣的暗卫就出现在他面前,姚修雅立即让他去抓一只山鸡和一条鱼,再让懂得辨别野菜的丫鬟去采摘野菜。

         “你们去另外的亭子里面避雨,东西放下来就行,再去打几桶水过来。”姚修雅说完见冷逸落的奶嬷嬷还没有走,冷冷地瞥视她一眼,“没听见我说的话?”

         奶嬷嬷被姚修雅那一眼惊出一身冷汗,眼神有些惶恐,恭敬地行了一个礼之后便退了下去,“是,小公子。”

         等闲杂人等都消失了,姚修雅立即把右手伸到冷逸落面前,“帮我挽袖子。”

         “好~”冷逸落笑着依他说的做,双手覆上那花纹精致的衣袖,把它往上挽,露出姚修雅极为白皙的小胳膊,冷逸落看了有些嫌弃,“安安,你这胳膊怎么和姐姐一样细,一点都不像一位男孩子。”

         姚修雅一听神色顿时猛沉,要不是因为年纪小,肌肉还没有成型,身上都是嫩肉,根本看不出来肌肉的存在。要不然,弟弟分分钟练出二头肌给你看。还有,精瘦才是美感,一身大块头的肌肉不觉得刺眼的狠,看来他要纠正某人的审美了。

         幸好冷逸落不知道姚修雅内心的想法,要不她该多委屈,她没有其它意思,纯粹是心疼弟弟这么瘦,结果弟弟竟然想着要收拾她!真是饱受无妄之灾。

         “安安你去干嘛?”

         “挖泥土。”下雨了,泥土都是湿的,正好。

         挖泥土啊,冷逸落来兴致了,“我跟你一起去。”

         他就知道她会跟着一起去,深知冷逸落性子的姚修雅没有阻止她,再怎么阻止最后都是他妥协,何必浪费时间,要不然回家就天黑了。想着,他看了一眼石凳上的油纸伞说道,“拿上伞,不要淋雨。”

         “好~”冷逸落立即拿上伞,打开遮住两人。

         “你不要蹲下来,会把裙子弄脏。”姚修雅说着直接拿着小铲子蹲了下来,把树下的泥土挖了扔进木桶里面,挖了大概小半桶才停手。

         回到亭子里面,姚修雅先把手洗干净,然后开始洗菜。一旁的冷逸落看了十分的感兴趣,在姚修雅身边蹲下,戳了戳他的脸,“安安,我帮你洗菜好不好。”

         姚修雅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不好。”

         “你嫌弃我!”冷逸落黯然垂下眼帘,那模样,要多委屈又多委屈。

         看得姚修雅十分无奈,就算明知道做戏成分居多还是开口解释,“水太冷,女孩子碰冷水对身体不好……干嘛这样看着我”

         “安安,你人真好。”冷逸落捧着脸,嘴角一弯,甜甜的笑了。

         “你矜持点。”姚修雅面无表情地看着笑意盈盈的冷逸落,一本正经道,“不要随随便便夸奖男孩子,要不然别人会认为你不矜持,知道吗?”

         “当然知道啊,姐姐又不知笨蛋。”冷逸落撇了撇嘴,理所当然道:“可是安安,你不是别人,我夸奖你有错吗?”

         “没错。”姚修雅低头继续洗菜,耳根却悄悄地红了起来,这个可以有,请再接再厉。

         这个时候暗卫回来了,鸡跟鱼已经洗净放在木桶里晾干待用,姚修雅看了他一眼,暗卫便再次消失。

         调料相当简单:葱+姜+香菜的组合。不过姚修雅还给山鸡的里里外外涂上一层酱油,然后将葱姜香菜塞入鸡腹内,充分活动鸡腿后,将鸡爪也塞入腹中。荷叶上上滴油,抹开,放鸡,紧紧卷住,然后放到一边。

         接着用瓦片垒成松果状,取荔枝木入灶,开烧,将瓦片烧至通红,取出残余木头,放入鸡,拿砖块堵住,顶上踢掉几片瓦片,将地瓜从上面放入,全部放入后,将瓦片悉数推到盖住食物。

         做好这一切,姚修雅再一次把手洗干净,开始折腾鱼,鱼可比叫花鸡容易做多了,特别是清蒸鱼,在鱼两面各斜切2刀,撒少许的盐、料酒腌渍十分钟,在鱼盘中摆放葱段,放上鱼,鱼身上摆上葱姜,蒸锅放水,大火烧开,放入鱼盘,大火蒸一刻钟左右,倒掉鱼盘中的汤,去掉葱姜,浇上蒸鱼豉油;在鱼上摆放葱丝、红椒丝,炒锅放油,放入花椒爆出香味去掉花椒,热油倒在鱼上即可。

         “好香啊,安安,你好厉害。”冷逸落秀气的鼻子一动一动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面满是灼热,“安安,我能不能吃一口?”

         姚修雅无奈的点点头,“吃吧,小心烫。”

         冷逸落立即用银筷子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小块鲜嫩的鱼肉,吹了吹放进嘴巴里面,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唔……好好吃。”说着又夹了一块鱼肉吹冷放到姚修雅面前,微微一笑,“安安,你尝一口,很好吃的。”

         间接接吻啊,姐姐。姚修雅静静看着冷逸落,对方见她不吃,眼睛眨了眨问道,“安安怎么不吃?”

         姚修雅立即倾身把鱼肉吃进嘴里,点点头,“嗯,确实好吃。”

         闻言,冷逸落开心的笑了,眉眼如画,仿佛这道鱼是她亲自做的一样开心。

         看着这样的冷逸落,姚修雅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戳了戳她的手臂,“你继续吃,我做个汤。”

         “嗯呢。”冷逸落直接坐在凳子上,开吃了。

         做好简单的汤,叫花鸡也好了。姚修雅用厚厚的湿抹布,掀掉铁锅,一块一块拿掉依然很烫的瓦片刚一拿到手摔掉泥土,冷逸落就闻到香气了,目光开始落在那一团荷叶包裹因为荷叶裹了太多层,香味幽幽随着荷叶层层打开,香味越来越浓郁。掰个鸡腿吹凉了递给冷逸落,因为荷叶加泥土的封闭,鸡肉本身的水分和香气被牢牢锁住,因此口感与普通烤鸡大不相同,更加嫩滑鲜香。

         “好吃吗?”

         “嗯嗯,好吃,太好吃了。”冷逸落说着撕下一小块鸡肉喂姚修雅,“怎么样,好吃吧?”

         “我做的,那当然。”姚修雅用手帕把手擦干净。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喂冷逸落吃饭,“吃点青菜。”

         “唔唔。”

         这两个,一个吃的开心,一个喂得开心,但是看客就没有这么开心了,奶嬷嬷急得都快哭了,公主啊!你虚岁都十四了,小王爷也虚岁十一了,哪里还能这么亲密。很多夫妻相处都没有这么亲密啊。皇后娘娘,你告诉老奴,老奴该怎么办啊!

         ——————

         “安安,我们下次有时间再去吧。”

         “好。”

         天黑之前,两人回到家。刚刚进了会客厅就看见一脸哀怨的小五。

         “公子何人,为何在我家?”

         冷逸落虽然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女。稚气未脱的脸上,此时虽满脸嗔怒,却给人以惊艳绝伦的感觉。年龄虽然不大,却出落的错落有致,再过几年绝对是祸国殃民的主儿。是以小五看得都快掉口水了,只是美人怎么消失了。他看着面色不善的姚修雅,他睃了自己一眼,那目光冷得像冰。

         小五立即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立即老实起来,不敢多看,“我是来告知姚兄你考试的结果的,以后我们就是同窗好友了,你开不开心?”

         姚修雅:“……”

         小五:“……好吧,在下知道姚兄你情绪比较内敛,不过没事,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有事吗?没事滚!”这是父皇派来的人吗?怎么这么不靠谱。

         冷逸落戳了戳姚修雅的后背,小声劝解,“安安,你别对别人这么凶嘛。毕竟是同班同学。”

         “知道了,我先送你回屋。”姚修雅说着直接拉着冷逸落就走,留下小五一个人凄凉地站在原地。什么嘛!要不是爷爷非要他照顾姚修雅,他才懒得跟这个冰块相处呢。姓姚,他还姓冷呢!他都没嚣张,这个姚修雅竟然敢这么嚣张!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小五收起扇子,气冲冲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