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你怎么对你同学这么粗暴,你不怕他不理你?”

         “他理不理我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我有你们就行了,而且……姚修雅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皱着黛眉的小公主,凤眼里的笑意十分的厚重,你就够缠人的,他可没有多余的经历去应付其它人。

         “安安……”冷逸落看着一脸不以为意的姚修雅欲言又止,安安的性子这么孤僻难道不会觉得寂寞吗?

         ——————

         书房里,姚修雅正在练字,突然马管家进来了。

         “小公子,有一位自称老摄政王的管家要来拜访你。”

         老摄政王?就是那个在父皇小的时候护着他,亲政后放权的摄政王,他怎么知道他在晋中,怎么会派人来见他。

         姚修雅看着自己写的“修身养性”四个大字沉思了几秒,挥手让人把管家请去会客堂。

         见姚修雅来了,老摄政王的管家立即给姚修雅行了一个礼:“奴才拜见小王爷。”

         “不用多礼,你找本王有什么事?”

         “顺亲王现在正在老王爷那里养伤,让安逸小王爷你不用担心,老王爷也已经修书告诉圣上这件事情。”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老摄政王就算已经退出朝廷,手段依旧通天。姚修雅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本王知道了,麻烦老摄政王了,改日我一定亲自上门拜谢。”

         “那奴才就告辞了。”

         姚修雅点了点头,让管家去送老摄政王的管家。这管家行事很是得体,送银子这种事情也自然无比不留痕迹。

         ——————

         送走了老摄政王的管家,姚修雅一看时辰,嗯,该吃饭了,立即往冷逸落的院子里走去,但却扑了一个空,心情顿时不好了,问守房的奴婢,“五小姐呢?”

         “五小姐去药草园了,就是后花园,小姐把后花园改成了药草园。”

         得到了答案的姚修雅立即迈着步子向着后花园走去。她们的后花园原本是种着五颜六色的花朵,现在左边的一块突然秃了,某个穿着青色褂裙的小姑娘正蹲在那秃了的花园里刨着坑。姚修雅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让下人拿了一把伞,他撑着伞挡在冷逸落头顶,“也不怕晒黑?这些事让下人去做就行了。”

         “我让下人给我刨地了,我只需要撒种子然后盖上土就行了。再说太阳又不大。”冷逸落仰着脸,小脸红扑扑的,笑容十分灿烂。

         笑得真傻。姚修雅眼神一动,蹲了下来,拿过冷逸落手里的小锄头,然后把自己手中的伞放到她手里,“我来,下次这种粗活我来做就行了。”

         “知道了。”冷逸落撑着伞站在姚修雅身边,看着他撒种盖上泥土。安安总是这么的安静,嘴上明明说着“不要,不好,不去”可是最后都会如她的意。想到姚修雅每次被她磨得无可奈何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偷偷笑了。

         这人又在抽什么疯?姚修雅抬头看了一眼冷逸落,最后他自己也忍不住低头笑了。

         就在他以为两人可以这么一直温馨下去的时候,某人又开始煞风景了。

         “安安,我撑伞好累,我们回去吃饭好不好?”冷逸落戳了戳姚修雅的脖子,十分委屈“撑伞撑得我手酸,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

         这我还能说什么。姚修雅无奈的扔下锄头,起身,看着她,“走吧,去净手吃饭。”

         “好咧~”小酒窝浅浅,让人看了只想戳两戳。

         “安安,你什么时候去书院?我当你书童好不好?”

         “不好。”长这样就算穿男装别人也第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女的,想出去招蜂引蝶,呵呵。

         “可是姐姐一个人在家会好闷的。”冷逸落睫毛眨呀眨,眼睛泛着水光,可怜极了。

         “那我早点回来,你都十三岁了,在一群男子中出现不太好,姐姐,你听话好不好?”

         冷逸落到底不是无理取闹之人,听姚修雅说得确实在理,点了点头,“好~”

         为什么你这么听话我反而觉得不习惯了呢,心里觉得委屈你了。姚修雅有些怨念的看了冷逸落一眼。撩人不自知。

         ——————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姚修雅心不甘情不愿的出发去书院,希望某人乖一点,不要出去惹事,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他现在迫切的希望父皇可以把他召回去,他不喜欢待在自己不能掌控的地方。

         麓山书院傍山而建,一簇楼阁庭园尽在参天古木的掩映之中,许是圣贤诗书的渲染,连带殿阁也沾染了清幽风雅的韵致。朱色大门洞开,回廊辗转曲折,以圣礼殿为中心,组成一个错落有致、相得益彰的庞大建筑群。书院共有殿宇书堂三百六十余间,其中包括御书阁、明伦堂、宗儒词、先贤祠、忠节祠等。圣礼殿是用于学生拜谒孔子的殿堂,门上方两块匾额写有“学达性天”、“万世师表”的字样。

         书院里到处都是穿着浅绿色书院服的学生,姚修雅找到春甲班,走了进去并找了最后面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去。

         “你就是夫子说的新来的学生?在下简堂,不知兄台高姓大名?”说话的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相貌清秀俊逸,肤色白皙,五官分明的脸庞上,眼眸黑亮。

         “姚修雅。”

         “你的名字居然和圣上亲封的安逸小王爷的名字一模一样,真巧。”

         “嗯。”是挺巧的,姚修雅低下头,态度十分冷淡,简堂摸了摸鼻子,识相地走开。

         简堂,麓山书院的亲外甥。□□?这么明晃晃的说自己是□□,不怕给太子招黑?这人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那个姓霍的,二皇子党?姚修雅冷笑,打算放学回家就给太子修书一封。虽然太子看起来很欠揍,但终归是母后的亲儿子,他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反正就是浪费笔墨纸砚的事情。

         正想着,上课的钟声响了,吵闹的课堂立即安静下来。这时,进来一位花白的胡须,浅浅的皱纹,还有那一双永远笑眯眯的眼睛,都让人觉得他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这位老人正是他们的文化课的授课夫子。

         “同学们,咱们先上课三刻钟,剩下的一刻钟我们抽查背诵啊。”夫子话音一落,顿时哀鸿遍野,见学生这般模样,夫子笑得更加灿烂了。

         “今天我们继续来学习《中庸》。‘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然后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是故居上不骄,为下不倍;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无道,其默足以容。《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谓与!’为了检查你们是否预习功课,为师打算先抽查一番,孟广宇,你来说说这段话什么意思。”

         “伟大啊,圣人之道得意洋洋……”

         夫子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指着教室门,“停,你现在立即出去罚站。”真是孺子不可教也。夫子的目光落在姚修雅的身上,顿时来了兴趣,“这位是新来的学生吧?你来说一说这段话的意思。”

         他都这么低调了还被找茬,姚修雅起身,淡定的念出在皇子所太傅给的翻译,“伟大啊,圣人的道!浩瀚无边,生养万物,与天一样崇高;充足有余,礼仪三百条,威仪三千条。这些都有侍于圣人来实行。所以说,如果没有极高的德行,就不能成功极高的道。因此,君子尊崇道德修养而追求知识学问;达到广博境界而又钻研精微之处;洞察一切而又奉行中庸之道;温习已有的知识从而获得新知识;诚心诚意地崇奉礼节。所以身居高位不骄傲,身居低位不自弃,国家政治清明时,他的言论足以振兴国家;国家政治黑暗时,他的沉默足以保全自己。《诗经》说‘既明智又通达事理,可以保全自身。’”

         “好!这一看就是认真完成夫子布置的功课的好学生,你再来说说你对这段话的见解。”

         “写这本书的人一定是沽名钓誉之辈。国家兴盛了他出来锦上添花,加官进爵,国家危难了他就因为怕死而唯唯诺诺不敢说话,这样的人就是个小人。”

         听了姚修雅的回答,夫子眼皮子暴跳,嘴角抽搐不止,头顶上好像冒烟了,指着他吼道,“你给我出去!罚站到放学。”

         “嗯,夫子。”姚修雅说着,淡定起身,出去罚站。

         好牛啊!众春甲班的学生们都一脸崇拜地看着姚修雅离开的背影,这让夫子看了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他们吼道:“看什么看,你们也想罚站吗?!“

         众人顿时缩回了脖子,做认真听课状,不过心里都把姚修雅当做偶像,这新来的学生什么背景,竟然这么嚣张。

         正在罚站的孟广宇一看见有同伴了胖胖的脸上顿时堆满笑意:“姚同学,你也是因为不会翻译被夫子赶出来吗?”

         姚修雅找了一个阴凉处笔直的站好,闻言,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这个白嫩的胖子一眼,回答道,“不是。”

         “那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夫子赶了出来?”

         “因为我说了实话。”

         孟广宇一头雾水,两个黄豆眼都变成了两个问号,他不耻下问,“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姚修雅没有再回答他,闭眼陷入沉思。

         好冷淡的新同学,孟广宇这脆弱的小心灵被这冷箭咻咻咻射的体无完肤。不过等知道姚修雅是被夫子罚站到放学,他只是罚站一节课之后孟广宇顿时心里平衡了。

         ——————

         夫子第一次看见如此不尊重前人留下的著作的学生,下课之后立即去找院长了,院长听了之后也是左右为难。一边是书院里德高望重的夫子,一边是身份尊贵的亲王。得罪哪一个都不好,他只能先安抚夫子,隐含地说道这位学生身份尊贵,不能轻易招惹,等把夫子安抚好了立即休书一封给当今圣上告诉今天发生的事情,看看圣上的态度是强硬还是宠溺。

         谁知,当今圣上接到院长的信时却是哈哈大笑,还把这件事跟皇后和太子分享了,另外两人皆是忍俊不禁。要知道,姚修雅从小就不爱搭理人,一副我是小大人的样子,他们期盼姚修雅的叛逆期已经期盼了很久了,但姚修雅就是不犯熊,这让经历了多个孩子(弟妹)犯熊年纪的帝后跟太子十分不习惯,现在一听见姚修雅犯熊被夫子罚站的消息三人顿时有一种得偿所愿的怪异感受。

         “父皇母后,儿臣觉得安安说得并没有什么错。贤臣,自然是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而不是为了保全性命而弃国家于危难中而不顾。”

         “我儿说得有理,但李夫子德高望重,咱们也不好拿权势压人,这样吧,就让安安多在书院学习,过年再回来。沁云你也正好送给安安跟落落一个大的惊喜。”

         “也是。”皇后摸着平坦的肚子,笑得十分温柔。

         ——————

         从那天之后,李夫子再也没有提问过姚修雅。姚修雅也乐得轻松。其实古代书院的学子要比现代的学生上课要好玩得多。诗书礼乐御射,这些都有涉猎。每每看见那个小胖子吃瘪,姚修雅觉得空气都清新了不少,果然,自己的快乐就是咬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啊。

         “安安,你今天是不是不用上课,你陪我去街上玩吧。”

         “好。”这次姚修雅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看得出来,他的小公主确实是憋坏了。天天带在家里不出去,很闷的。

         冷逸落一听眉开眼笑,立即拉着姚修雅出去,“安安,姐姐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咱们快走。”

         城里,五光十色,数不尽的都市繁华。街道两旁上各式商店林立,一路排开,集市的人熙熙攘攘,看起来生意都挺不错。姚修雅安静的跟在随意闲逛的冷逸落身后,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后面的人流,牵着她往旁边靠了靠:“小心,不要走散了。”

         冷逸落轻嗯了一声,目光在身旁一位摊贩中扫了扫,顿时来了兴趣,“安安,你吃不吃糖葫芦?”

         “我不吃,你想吃我就给你买。”

         “好,老板,给我来一串最大的糖葫芦。”

         “好嘞,六文钱。”

         姚修雅立即数了六文钱给摊贩。其实身后跟着的丫鬟和侍卫身上都带着主子的钱包,主子出去一般都是由下人代为付钱,但姚修雅不喜欢这样,他喜欢他在场的时候冷逸落的东西都是由他亲自掏钱。

         “安安,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吃一口?”

         凝望着少女语笑嫣然模样,姚修雅唇边泛起温醇的笑意,手掌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小手,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低声笑道:“怎么吃?吃你口水?”

         闻言,冷逸落脚步顿住,扑扇着美丽的桃花眼,盯着那说完话后,便是潇洒前走的少年,在原地愣了好半晌,她终于是回过了神,嘴角的柔和笑意逐渐扩大,最后将那张精致小脸渲染得极具诱魅。人流冲冲的坊市之中,少女立足轻笑,清雅的身姿,恍若俗世青莲,清雅淡然。

         “安安呐,姐姐不是个好人呢,你知道了会不会失望,姐姐很霸道很贪心的,你现在跑还是来得急的。姐姐喜欢从头到尾,玩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偏着小脑袋,冷逸落轻轻呢喃了一声,旋即抿嘴淡笑,莲步微移,跟上了前面的悠闲少年。

         跟着姚修雅兜兜转转,却是慢慢的进入到了集市最豪华的街道,这里售卖之物,较之外面一般要珍贵上许多,所以,能来到此处购买的客人,非富即贵、

         走走停停,冷逸落拉着姚修雅进了首饰铺子。盈盈停下了身子,伸出白皙娇嫩的皓腕,拿起一条淡绿手链,手链材质是银,只是上面串了很多绿色的小珠子,让人触之冰凉,很适合热天佩戴,珠子虽然普通,不过却也别致清雅…

         随意把玩了一番,她刚欲购买,却是记起自己没带钱,略微偏过头,看着站在她身旁的姚修雅,晃了晃手腕上的手链,“安安,我喜欢这条手链。”

         “嗯,我给你买,掌柜的,这条手链多少钱?”

         “十两银子。”

         就在姚修雅掏钱的时候,一道清朗的笑声,忽然的从前面传来,“姚同学,哈哈,没想到竟然会在此处遇见,真是缘分啊,没想到姚同学年纪这么小就已经知道讨女孩子欢心了。”

         纤细的眉头轻轻一皱,冷逸落寻声而望,却是见到一堆人正涌过来,在人群中,众星拱月般的簇拥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年。

         少年看起来十五六岁左右,样貌颇为英俊,不过脸色却有些偏白,一双眼眸,此时正带着炽热,牢牢的盯着不远处那已经初具风姿的少女,目光中,夹杂着不加掩饰的经验。

         此人向来喜欢招惹良家少女,姚修雅蹙着眉,嘴角微微下沉,拉起冷逸落的手就要走,“我们走。”

         “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姚兄还没介绍你牵着的是哪家小姐呢。”少年直接挡在两人面前。

         -安安生气了。冷逸落很明显的感觉出姚修雅的怒气,对这位少年顿时厌恶起来,璨然一笑,道:“我的名字你没资格知道,给本……给本小姐让开!”

         霍晟锐只觉这少女说话时,吹气如兰,而且美质天生,他见过的美女不少,如苏容红、素颜挽,以及各个青楼的花魁,都是出类拔萃的美人胎子,但眼前这少女,容貌之美不下于苏容红,钟灵秀气也不下于素颜挽,冷艳高贵更超过他见过的大家闺秀几分,而且姣容如春花朝阳,眉梢眼角不带一丝愁怨!竟似午夜里出现了太阳,寒冬冷雪里开放了牡丹,那温馨的美,简直无法形容!

         而且,她布衣钗裙,不施一些儿脂粉,当真是丽质天生,小家碧玉的气度,带着大家闺范的高贵,却又不带名门千金的富贵娇气!像这样的美女,霍晟锐真是平生仅见!(霍晟锐每次看见一位特别的美女总是会想出很多赞美之词,把这位女子夸得天上有地上无,这样他才有变心的理由。其实小公主就十三四岁,美则美矣,但是这个时候的她还青涩没有长开呢。)

         闻言,姚修雅眯起眼睛,用一种十分凛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霍晟锐被这个小屁孩打量,竟然让他觉得全身的不自在。感觉像是被一条择机而噬的恶狼盯上了一样。

         “你说你的眼睛你想几天下不了床?”

         “什么?你敢在本少爷面前放狠话,你……”他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这个毛还没有长齐的黄毛小子捂着他心仪姑娘的眼睛,他还没有来得及抗议就被几个突入起来的黑衣人给揍得哇哇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