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东宫太子妃专房独宠,姚修雅她们并不用忌讳什么。除了看不见皇后之外和坤宁宫没什么区别,哦,只是多了一个一直跟在冷逸落身后叫姑姑的皇太孙。

     皇太孙没有太子好看,但也是虎头虎脑十分可爱,每次他睁着纯净的眼眸叫着小叔叔的时候,姚修雅总是无奈地把剁掉某只拉着他衣袖的手的念头打散,姚修雅觉得,他母后以及母后的后代生来就是要克他的。

     面无表情地拍掉大侄子带着泥土的肉爪,姚修雅让宫侍扯下一根柳条开始练剑。

     姚修雅人虽小,可剑法却舞得有模有样。让皇太孙看得目不转睛,露出两颗小虎牙一脸崇拜地看着姚修雅:“小叔叔好厉害!”

     闻言,姚修雅眼都不眨一下,继续练习剑法,皇太孙也不恼,让下人搬来一张小凳子,坐在上面笑眯眯地看着姚修雅。

     不对!姚修雅收回柳条,微微的凝眉,不露声色地看了一眼凳子上的肉团子,小脸阴沉得十分难看,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原来他竟然是一个卖艺的猴子。姚修雅寒着脸扔下手中的柳树条,离开了东宫的花园。

     皇太孙见小叔叔走了急忙爬下凳子,屁颠颠跟上去:“小叔叔,你怎么不舞剑了?”

     “闭嘴!”

     “为什么濯儿要闭嘴?”

     姚修雅:“……”哪里来的‘苍蝇’,烦死了。

     “不愧是本太子的儿子。”假山后面的太子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他就喜欢看小弟那张冰块脸变色的样子。

     ——————

     姚修雅他们再次回到坤宁宫已经是十天之后。亮亲王对皇位起了不轨之心的消息传遍大燕朝,这十天里,慈安宫的玉器换了一批又一批。不过皇太后也不是善茬,直接让亮亲王请旨去守一年的皇陵。守皇陵是孝道,也是远离权利的中心,皇帝还真没法拒绝,一时间,亮亲王的名声挽回了不少。再加上只是守一年的皇陵,时间太短,随时可以卷土重来,气得皇帝咬牙切齿。不过也在意料之中,他也没想过一击就把太后亮亲王击败,现在能重创对方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坤宁宫里,皇后正耐心地帮着唯一的女儿梳头发,姚修雅和冷逸华一大早就去将军府习武了,大概未时才行礼回到宫里。

     侧殿的珠帘发出清脆的响声,连翘姑姑走了进来,行礼禀告:“娘娘,亮王妃带着安颜郡主进宫请罪,现在正在殿外等候娘娘的召见。”

     “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去向小皇叔赔礼道歉?”小公主和顺亲王只要一见面,必定都要被顺亲王抱在怀里,和顺亲王的感情十分要好,一听见亮王妃母女的消息小脸上就布满了不高兴,扯了扯皇后的袖子,嘟嘴建议:“母后,你就让她们在殿外多等候,落落的头发还要编好久呢。”说着直接把已经编好的几缕小辫子拆开。

     看着女儿的动作,皇后笑着点了点小公主的额头,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宠溺:“真是个小滑头!”说完看了一眼连翘,连翘会意,退了出去。

     “王妃娘娘,欢颜郡主,请你们在外面稍待,我们娘娘正在帮小公主梳头发。”

     欢颜郡主本就不愿意来向冷逸落道歉,但是被一向宠爱自己的父王打了之后老实了不少,乖乖来了,但是她们到了坤宁宫直接被拦在宫外,连椅子都不给她们。本就窝着一肚子火的欢颜郡主现在又听见皇后是因为要帮冷逸落梳头发而冷落她们的理由,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呸,你们休想糊弄我!她冷……”说到这直接被亮王妃掐了一把及时住口,换了发怒对象:“你们这群奴才好大的胆子,定然是没把我和母妃到来的消息告诉皇后娘娘,要不然皇后娘娘怎么会不让欢颜跟母妃进殿里侯着。”

     几天不见,欢颜郡主有脑子了许多。连翘不露声色地看了一眼身旁安静站着的亮王妃,眸光微敛,恭敬道:“娘娘确实是知道王妃跟郡主来了。”

     闻言,欢颜郡主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母妃说得对,用礼仪侧面诬陷皇后是最有效的:“那你们还不快让母妃跟本郡主进去!”

     “娘娘最近几天身子不太爽利,害怕被郡主像对待顺亲王那样指着鼻子破口大骂,特意让郡主在外面站久一点,好清醒清醒脑袋,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

     这话就是明晃晃地打脸了,一时间,亮王妃和欢颜郡主的脸色都很难看,偏偏还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

     亮王妃给女儿使了一个眼色,欢颜郡主立即倒进她的怀里。

     “漾儿,你怎么了,别吓母妃,快请太医!”

     “王妃娘娘别着急,还请先进殿里休息,太医马上就过来。”看着匆匆而来的太后的人,连翘暗叫不好,看来娘娘是被算计了,欢颜郡主今天的妆画得实在重了些,让她看不清她的脸色,这必然是有备而来。必须拦住太后把人接回慈安宫,至少在太医来之前。

     苏德公公也是这么想的,立即让人拦住太后派来的工人,一时间坤宁宫外很是吵闹。

     外头尖声的吵闹直接传到皇后和小公主的耳里,夹杂着丫鬟们恳求的声音,看来事情有变。皇后挥了挥手,让宫女过来接手帮女儿梳头发。

     “落落,母后先出去看看情况,你乖乖待在寝殿。”

     小公主露出两个小酒窝,乖巧地点了点头:“落落知道了,母后快去吧。”

     看着女儿灿烂的笑脸,皇后脑仁有些疼,但是也顾不得思考女儿想什么花招,急匆匆地出去了。

     亮王妃见到皇后的面儿,当场就炸了,仿佛真是失去了理智,双眼通红地紧紧抱着怀里紧闭着眼睛的女儿:“还请皇后娘娘开恩,准许臣妇带着女儿先去母后宫里治病再来向您请罪,风寒伤身,晚了臣妇担心漾儿坚持不住啊!”

     残害侄女的罪名就这样扣到她头上做梦!皇后就冷眼瞧着她撒泼,跟看猴戏似的:“说得好像是本宫害欢颜的命一样。你二人到坤宁宫不过一刻钟,这么短的时间就感染风寒要死了”皇后冷笑,摆了摆手,让坤宁宫的太监不再阻拦太后的人:“下次要诬陷本宫残害你女儿,就在寒风中再站久一点再发作,真是蠢货!”看着亮王妃陡然变难看的脸,皇后心情十分美妙,微微一笑道:“不是害怕欢颜坚持不下去吗还愣着干嘛快去太后宫里救治啊。”看着还想狡辩的亮王妃,皇后红唇微动,无声地说出“蠢货”两个字之后转身,潇洒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