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长安家族
        长安李家,这是一个曾经辉煌无比的家族,而今却衰败成二流家族,不过在长安,像这样的家族也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

         今天,李家迎来了个神秘的男孩,十六七岁的男孩,一出现便震惊了所有人。

         “你说你是李战的儿子?”

         老家主李凤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但整个人感觉却像是四十来岁的男人,坐在主坐位上,一双眸子炯炯有神。

         “这里是我的家族玉佩,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李淳风从兽皮衣服中逃出一块玉佩,玉佩正面用小篆写着大大的李字,背面刻着龙纹标志。

         李凤接过玉佩,左右翻转了一遍,就将玉佩丢给了右手边的小儿子。

         一块玉佩证明不了什么,就算这块玉佩是真的,也不能正面玉佩的来历。

         “我们要为你做亲子鉴定,你愿意吗?”

         李凤很快就提出要求,这几年来认亲的人不少,事实上自从十四年前李家长子消失后每年都有无数人来认亲,其中不乏拿出了绝对有利的证据,但最后都没过亲子鉴定这一关。

         “如果能证明我身份,我无所谓,我需要你们帮我找到一个人,她叫素素,是来自长安的一个女孩。”

         李淳风的淡定让李凤有些相信了,不过他还是找来医生,当场便为李淳风抽血,要证明李淳风的身份估计要大半天的时间,这期间李淳风被带到客房等待着。

         很快,李凤便带着全家人出现在李淳风面前,李凤几乎双目通红,一双颤颤巍巍的手想要去轻握李淳风,但是他停住了,他太激动了,已经完全没有家主的风范了。

         “秦儿,真的是你,你……你这几年怎么过来的,战儿呢?”

         “他死了,我现在叫李淳风。”

         李淳风淡淡的回道,虽然找到了亲人,但是李淳风完全没有熟悉的感觉,也许李凤是他爷爷,隔着一代人,所以就算血缘一样,但是还是陌生无比。

         “死……死了!”

         李凤终于熬不住,一下子瘫软的坐在地上,像个大孩子一样哭的一塌糊涂,李双轻轻拍着他的背部,眸子无限温柔的看着李淳风。

         “死了就是死了,有什么好哭的?我要找的人呢?”

         李淳风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事实上他对父母都没有印象,如果不是因为鱼姐坚持让他回来认亲,他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哭了好一阵子,李凤才从悲伤中缓过来,这几年虽然无数夜里都告诉自己战儿已经死了,可是心底深处还是有些期盼,期盼战儿有一天能够回归,可是这份可笑的期盼却在今天破灭了。

         “秦儿,你怎么对爷爷说话的!你这几年过的可好?”

         李双虽然叱喝了一声,但是双眸宠溺出卖了他的心,最后更加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于大哥的唯一血脉,李双始终觉得李家亏欠他的。

         “我说实话,没什么好哭的,去哭一个死了十几年的人吗?”李淳风深深吸了口气“爷……爷爷……别哭了。”

         轻轻的一唤,却让李凤全身一震。

         “好,好,爷爷不哭,你母亲呢?”

         “也死了,和我父亲一起……”李淳风转念一想,又怕李凤哭起来,语气缓和了一点“她们两个据说是抱在一起的,临死前是笑着的。”

         “死……也死了!”

         在李凤眼里,李淳风能活下来一定是他母亲刘玉的功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刘玉不回到李家,但想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刘玉竟然也死了,那李淳风一个人怎么活下来的?难道还有其他人抚养李淳风长大?

         “那……那抚养你长大的那个人呢?爷爷要好好谢谢他。”

         李凤眼神默哀,心中却笑自己,能得见自己的孙子已经是上天的怜悯,还奢求那么多干嘛。

         “鱼姐现在不能见你们,既然你们是我的亲人,那就帮我忙,找到素素,我以后一定还你们这份情。”

         看到李凤的脸色,李淳风终于有些动容,下意识的上前握住李凤的双手。

         一双温暖年轻的双手握住自己,李凤盯着这双手久久出神,随后脸色缓缓温和,嘴角也笑了起来,这是孙子的手,是亲人的手啊!

         “我们会帮你找到的,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秦……淳风,你接下来打算……”

         李凤心中想要李淳风留下,可是他不确定,这么多年,李淳风一个人在外,对于这个家,李淳风能有多少感情,光是亲情能否让李淳风留下。

         事实上李凤是猜对的,李淳风根本就没打算留下,只是和一家人用过晚餐,找李凤要了一些钱便离开了。

         钱是鱼姐让李淳风找李凤要的,李淳风一直搞不懂为什么鱼姐要这些破纸,不能吃不能喝的。

         当晚李淳风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一大家子人,在十万大山当中就算面对最凶恶的野兽他也不害怕,可是今晚,他真的有些害怕。

         逃一般的离开了李家别墅,利用李凤给的钱,他租到了一间房子。

         当然,李淳风哪里能找到房子住,这房子也是李家托人给李淳风找的,房租象征性的收了一点点。

         九月对于华夏学子来说是个重大的日子。

         开学!每个华夏学子的噩梦,长安第一修仙高中充斥着学生们的哀嚎声,暑假过后,又将有一批学生兵临高考。

         高三学生一个个挎着脸走进教室。

         当然这里也有一小部分学生是兴奋的,我们把那一部分学生称之为学霸!

         高三天阶一班早在半个月前就开课了,虽然很辛苦,但是没办法,高考是成功的最快捷径,每个学生都在积极准备,更何况是在天阶一班这样一个天才妖孽其聚的地方。

         王素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盯着一本历史书。

         “李淳风,唐初国师,以天策命里闻名于世,著作推背图更加是被誉为天道之下第一修炼法决,有推测未来吉凶祸福的功能,修炼此法决危机重重,不过一旦修炼大成,可化为天道,与上古传说并肩。注:推背图已经失传多年”

         整个暑假,王素素都对李淳风的身影挥之不去,对李淳风这个名字她意外的觉得耳熟,于是就上网查找,竟然让她找到不少关于李淳风的事迹,不过显然这个唐代的李淳风并非自己所见得小孩子。

         “这个位置我可以做吗?”

         就在王素素低头看书的时候,一个男孩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随便!”

         王素素是公认的长安第一修仙高中天之娇女,不但人长的漂亮,身份更加显赫无比,她背后王家势力在长安城可谓是赫赫有名,这样的天之骄女让人感到距离,所以王素素座位旁边没有其他人。

         修仙高中对于学生的管理并没有太过严苛,学生自行选择自己的位置也成了一种习惯,不过王素素还是抬起头,想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厚脸皮敢坐在自己的身边。

         “是你!”

         眼前的男孩分明就是李淳风,现在他正挂着他招牌式的傻笑看着王素素。

         “素素,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一身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皱皱巴巴的校服,再看到黝黑却菱角分明的脸庞,王素素再次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怎么出来了。”

         不过王素素转念一想,说不定人家也是暑假去十万大山历练的,自己开始见他穿着像是野人一般,又对十万大山及其熟悉,下意识的就以为他是住在十万大山的原始人,现在想想还觉得可笑。

         “我来上学的,我还未经历过你们社会的高中,我姐姐让我出来见识下的。”

         得!王素素发现自己想多了,看来这个李淳风真的是原始人。

         “你姐姐?你真的住在十万大山里面?”

         “恩……”李淳风点点头,随后沉吟了一段时间“准确说我小时候不是住在十万大山,后来一些事情……总之我现在出来了。”

         李淳风说的含糊,似乎有什么秘密,不过王素素却不想深究,本来十万大山匆匆一别王素素就觉得亏欠李淳风的,如今李淳风来到长安,王素素准备找时间好好带李淳风游览下长安的风景。

         就在李淳风和王素素你一言我一语的愉快对话时候,教室的一角,一道阴狠的目光朝着他们这边射来。

         “刘少,看来这个乡巴佬很不识相啊,一来就和素素姐搭讪。”

         那道阴狠的目光就是长安四大纨绔子弟刘家的刘文询,而说话的则是他的狗腿子张恒。

         “这是哪来的乡巴佬,敢和我刘少抢女人,他是活腻了吧!”

         刘文询言语间丝毫没掩盖对李淳风的鄙视很仇恨,现在正冒着火,说话间后槽牙咬的咯咯作响。

         “我没听说我们班会来新人啊,要不……刘少,兄弟我去踩踩他?”

         张恒尽显狗腿子摸样,弯着腰一脸期许的等待着刘文询的点头

         “不急,能进天阶一班的人都不会是善茬,别看人家一身乡下打扮,说不定人家背后有大的势力,我们再等等看,他和素素聊的那么火热,一定会惹到别人的逆鳞,总有人会替我们出头的。”

         刘文询说完,依旧眯着眼,不停的打量着李淳风。

         饿狼盯着食物的时候是决然不会轻易松口的。

         也许应了刘文询的话,真有一个男人朝着李淳风和王素素走去,那男人一米八的个头,一身爆炸的肌肉,棱角分明的脸庞,稀疏的胡渣,全身充斥的男人的味道,若是普通女孩恐怕早就被这男人迷的神魂颠倒。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优秀的男人却追求王素素整整三年,三年来他用尽了各种方法,就差用强硬的办法了,可是王素素和石女一般不肯动摇,好在王素素平时也冷艳无双不和其他人过多的接触,这也让这个男人心里小小的安慰了下。

         今天,一向是大众女神的王素素竟然和一个乡巴佬聊的火热,这着实让人火大。

         那男人一步便跨到李淳风的身后,探出右手,成鹰抓摸样狠狠的朝着李淳风的脖颈处抓去。

         一招制敌!虽然是否致命完全取决于男人的力道,可是这一手鹰抓却也显现出男人丰富的打斗经验。

         “恩?”

         李淳风轻疑了一声,向下一蹲,恰好躲过那道抓击,下一刻李淳风毫无犹豫,转身,由下往上,伸出双指,朝着男人的腰部点去。

         双指破风,莹莹绿光布满双指,指尖未到,指峰已经点到。

         “砰!”

         那男人毫无征兆横飞出去,整个身子撞到教室的墙壁,墙壁竟然深深凹陷下去。

         “额!”

         男人身子一晃,一口鲜血从嘴角流出。

         “杀我?我要你的命!”

         李淳风一改刚刚和善的摸样,双眸充斥血色,整个人如同魔气滔天的魔王,周边空气像是被魔气肆意撕裂一般,竟然开始扭曲!

         “太……太恐怖了!”

         “这人是魔王!是死神!”

         教室里大部分都是学生,又有几个是真真经历过生死的?他们此刻全部腿软,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不敢动弹,就连呼吸也停止了一般。

         大家都知道那肌肉男是谁,正是这个学校数一数二的高手,长安鱼家的鱼目白!谁人不知,长安鱼家先祖乃是唐代晚期成名仙帝鱼玄机,发展至今已经有了千年的历史,其底蕴雄厚,人才之多,在长安几乎都是横着走的。

         就算是王素素他们家也得礼让三分,可是现在出现的一个少年,竟然一招打败鱼目白,这不算什么,最主要是他还要杀了鱼目白,他就不怕被鱼家追杀吗!

         李淳风当然不怕被鱼家追杀,甚至他都不知道鱼家这个家族,对他而言,谁对他有威胁他就会彻底杀死对方,这浅显的道理是他在十万大山学到的丛林法则。

         李淳风身体挺立,突然脚下一登,全速朝着鱼目白飞奔而去,杀气昂然,像是饿狼一般,右手挥拳,朝着鱼目白的腹部打去。

         可就在拳头快要接近鱼目白腹部的时候,三个声音同时响起。

         “住手!”

         “李淳风,你疯了吗?”

         “你不能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