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怪异学生
        第一个声音是来自于走廊走过来的老师,他看到这个场景简直惊呆了,学生们的私斗他见多了,可是想李淳风这样往死里整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第二个声音是王素素,她是有些担心李淳风,更加不想李淳风遭受到整个鱼家的报复。

         第三个声音却是来自于李淳风的心里,这是心里精神的喊话,李淳风知道是谁,一定是鱼姐通过精神传输警告他。

         由于三个声音同时响起,李淳风的拳头临近鱼目白的时候陡然转了方向。

         “轰!”

         一拳将鱼目白头顶的墙壁打穿。

         这简直不是人类的拳头,看着一拳击穿墙壁的李淳风,坐在角落的刘文询暗暗吞了口唾液,幸好自己没有去得罪这人,这简直就是魔鬼。

         李淳风之所以改变自己拳头的方向,主要是鱼姐的声音,他轻抚佩戴在自己胸口的命盘玉佩,用极低的话轻语。

         “鱼姐,为什么要我停手?”

         命盘玉佩亮了一下,随后又暗淡了,紧接着李淳风心里便出现了鱼姐的精神喊话。

         “他刚刚的气息好像是……修炼了推背图?”

         “推背图!”

         李淳风心中一惊,暗暗抚摸命盘玉佩,他拿捏不准,自己修炼的就是唐代国师的推背图,可是自己修炼的推背图法决他很清楚,并非来自这个空间的,为什么眼前这人的气息也像是修炼了推背图的?

         “你把我关在命盘玉佩里,我感受的不是很清晰,你暂且放过他,等摸清楚事情后再解决。”

         李淳风点点头,收起了之前杀意昂然的脸,换来的是一张和煦如春风的脸庞,笑起来,嘴角还有隐隐的酒窝。

         “你是那个班的!”

         走廊过来的老师抬手便是推掌,顺着一道诡异的线路直指李淳风的胸口,在他看来,他没第一时间制止李淳风已经是失职,现在这时如果再拿下李淳风那就脸上太无光彩了。

         掌风如箭,破空的速度极快,只是刹那,李淳风翻手便是要硬抗老师的掌风。

         “你打不过他,躲过这一掌。”

         李淳风拳势已出,便在这时,他又听到鱼姐的精神喊话,他下意识的身子左倾,那老师的掌风陡然一变,本来橫推的掌风突然一翻,由下至上狠狠抬了一掌。

         幸好李淳风及时躲避,就算如此,掌风指尖依旧削到他脸庞,黝黑的脸庞出现一道血迹,格外显眼的血迹。

         老师和李淳风都是一愣。

         老师根本没想到李淳风能躲过自己一掌,而李淳风则庆幸自己听了鱼姐的话,否则自己的拳势一定会被老师的掌风顺势卸掉,而且如果那掌风再变,恐怕自己避无可避。

         “黄老师,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王素素看的心惊胆战,黄龙可是入道九阶并且踏入锁坟的高手,就算李淳风在十万大山表现过强大的力量,但王素素始终没有亲眼见过,而今他被一个半步锁坟的高手盯上,这怎会让人不担心。

         “学生?你是那个班的?”

         黄龙狐疑的看着李淳风,刚刚他施展的是他成名已久的梅风掌,掌风怪异无比,就算对上锁坟高手也完全不虚,可是他没想到竟然被李淳风轻易躲去,这是个学生能做到的吗?

         “我不知道,我是刚转来的,我的名字叫李淳风。”

         李淳风死死盯着黄龙,像是狼盯着猎物一般,把黄龙看的心里都有些发毛。

         李淳风?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黄龙心中回想着,良久后,他好像想到什么,眼神怪异的上下打量李淳风。

         “你是黄阶三班的。”

         这一声,天阶一班瞬间爆开了锅。

         “什么他是黄阶班级的?”

         “窝草,我没听错吧,天地玄黄四阶班级不是按照实力排行的吗,什么时候黄阶班级出现了这样一个怪物了!”

         “我去,吊打天阶一班的,那我们还待在天阶一班干嘛,直接出黄阶班级啊!”

         “我真的不想活了,去年我老爸还花大价钱把我从地阶班级调到了天阶班级,早知道叫他花钱给我整到黄阶班级算了。”

         这些天之骄子都哭天喊地,信心如蚂蚁决堤瞬间崩溃。

         “安静!”

         黄龙一声吃喝,盯着李淳风,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

         “私斗之事就此算了,鱼目白修为不精,他受伤是他咎由自取,王素素通知校医把这鱼目白抬走,至于不属于我们班的同学请自行离开。”

         修炼学校和普通学校还是有所不同,对于私斗切磋,校方持支持态度,就算你把别人打的重伤,甚至住院,只要不出人命,校方基本上都不会说话。

         李淳风耸了耸肩,满脸微笑,没有多说别的话,转身便要离开天阶一班,只是他与黄龙擦肩而过之时,身体一顿,嘴角轻轻裂开。

         “我记住你了。”

         仅仅五个字,却让黄龙心里咯噔一下,背后汗毛竖起,好像被饿狼盯上一般。

         黄龙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淳风,明明只是个学生为什么让人这么害怕!

         长安第一修炼高中校长办公室。

         “什么,入道五层的学生你安排在我们黄阶三班?”

         夏玉琴简直疯了,今天王仙校长把自己叫到办公室说自己班有个插班生,她本来想着又来了个差生,可是看到那名学生的资料,夏玉琴当场就不能淡定了。

         “恩,夏老师,你先别激动,你看看那名学生的理论分数再说。”

         王仙揉了揉自己眉间,很疲劳,懒洋洋的说着。

         “恩,理论分数?”夏玉琴将手中资料翻了一页“什么情况,全是零分!”

         那个叫李淳风的学生理论分数全是零分,这不可能,要知道这个学校目前修为最高的学生估计也就入道四层,比李淳风还要低一层,也就是说李淳风在修炼一途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才能使得他比同龄人修为都高。

         但是他们都知道,修为和理论应该是成正比的,你理论越强,见识越广博,心胸越开阔在修炼一途走的才越远,走的才比别人快。

         这就好比一个人想要练好自己的肌肉首先你要有肉才行。

         “这也是我们头疼的,他的理论分数为零分,就好像从来没接触过修炼世界一般,可是他的修为又高过同龄人那么多……”

         王仙顿了顿,下面话其实他不用说了,夏玉琴立刻会意到。

         “你是说他的修为来历有问题?”

         “如果是传承修为是有可能不懂修炼理论的,但是如果是传承修为这孩子未来也就固定了。”王仙闭上眼睛,吸了口气“当然,也有可能是那学生根本不想告诉我们他的修炼理论,只是我们出的都是高中基础修炼理论题,完全不会暴露他的修炼理论,他不作答,这点确实有些可疑。”

         夏玉琴和王仙猜测着李淳风,但是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李淳风的修为并非是传承下来的,当然也不是李淳风刻意不去答题,只是李淳风修炼的根本不是他们世界的修炼法决,他们出的题目李淳风是真的不会回答。

         “总之那孩子你要好好盯着,如果他在一年内修为有所提升,那我们可以当做天才学员好好培养。”

         说完,王仙便摆了摆手,他最近总觉得很疲惫,现在更是不想多说一句话。

         夏玉琴捏着李淳风的资料久久不能平静,传承修为吗?所以比同龄人修为更高,所以完全没有修炼理论,但是如果不是传承修为……

         天啊,入道五层比一般修炼大学的学生还要强,这怎么可能,别说长安高中,放眼整个长安恐怕也是妖孽天才。

         “还有……”就在这时,王仙缓缓开口“这孩子性格有些古怪,我们考验他修为的学生被他打残,刚送进医院。”

         王仙最后的提醒,夏玉琴根本没有听到。

         学校,走廊,李淳风半依着,靠在走廊的角落。

         “鱼姐,我如果暗杀,有几成把握能杀掉那两个人?”

         李淳风棱角分明的脸庞闪现出阴沉,对于敌人,他惯性思维便是永诀后患,这是狼性的思维,是李淳风能存活在十万大山中唯一的凭仗。

         “为什么要杀他们?”

         鱼姐虽然是使用精神喊话的方式与李淳风对话,可是李淳风却感觉到鱼姐话里深深的无奈,难道是错觉?李淳风不解,以前,十万大山内,是鱼姐告诉自己,敌人,只要稍微露出敌意的敌人就要铲除。

         “他们对我有敌意,我不能放过他们。”

         “淳风,这里和十万大山不一样,人是一种比野兽要复杂多的生物,你的心中不该有这么强烈的杀意。”

         “我不杀他们,他们会杀我的。”

         李淳风的脸色变了又变,为什么说这里和十万大山不一样,明明就是同一个空间,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

         “总之,你要想生存在这个世界,你就必须学会如何与人相处,什么样的人该杀,什么样的人该教训,什么样的人该躲避,什么样的人该去爱……”

         “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该去爱王素素,这是他的嘱托。”

         “嘱托……”鱼姐顿了顿,良久才又说道“或许放下那个嘱托,你才能更好的完成那个嘱托。”

         李淳风撇了嘴角,他实在不能理解鱼姐的意思,从两岁那年开始,鱼姐就不断告诉自己那个也叫李淳风的故事,那个不属于这个空间,横渡于这个空间和其他空间的男人的故事,那个曾经爱过却又不敢爱的男人,自己也是在摸寻那个男人的轨迹前行。

         “你修炼推背图的事情占时不要和外人说,包括王素素,那鱼目白有些古怪,你下次再接触他时多试探一下。”

         “我知道了。”

         对于李淳风来讲,鱼姐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从两岁开始,鱼姐便细心照顾自己,传授自己修炼法决,甚至不惜用掉仅存的精神力量帮助自己洗筋伐髓,这也是鱼姐为什么只能以微弱的精神魂魄存活于世的原因,要不是那个男人的命里玉盘,鱼姐早在这个世界消失了。

         当然,鱼姐说的话,李淳风无条件相信,所以虽然想不通鱼姐的意思,但是李淳风还是会按照鱼姐说的去做。

         慢慢收回心神,李淳风脸上露出微笑,缓步朝着黄阶三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