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R35.洪荒之力
        边伯贤愣了,就那么呆呆的听着安筱筱大吼了一句——

         “伯伯,我亲爱的煞笔啊!!”

         崽子们:

         “………………”

         边伯贤干笑两声以缓解尴尬,安陌黎瞪了他一眼:

         “赶紧打扫!”

         虽然组队比赛打扫卫生是一件有点蠢的事,不过有了赢了比赛的好处大家基本都是卯足了劲干活,效率自然是不用说的。

         {半小时后}

         “勋鹿组ok!”

         “灿白组ok!”

         “繁星组ok!”

         “棉桃组ok!”

         “开度组ko……啊不对,开度组ok!”

         金钟仁明显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在状态,不过明显其余的十二个人早就习以为常,安筱筱看到效率,满意的点点头边去查收结果。

         {五分钟后}

         十二只规规矩矩地在安筱筱前一字排开,整整齐齐的站成一排。

         安筱筱插着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挨个数落到:

         “勋鹿组!为什么我在桌子腿上看到了一根长约八厘米的青菜?你们是眼神不好吗?是老花眼吗?需要我友情提供老花镜吗?”

         鹿晗微不可见地摇摇头。

         “灿白组!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厕所马桶堵上了?恩?”

         边伯贤的头朝着朴灿烈那边昂了昂说:

         “是朴灿烈!他把一盒手纸都弄到马桶里了!”

         “只是手滑!”

         朴灿烈急忙解释,安筱筱冷哼一声:

         “哼,你这么不一个手滑把伯贤弄到马桶里啊?”

         朴灿烈语塞。

         “繁星组!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晾在阳台的凡凡的外套会在阳台正下方的草坪上?”

         张艺兴默默地撇了吴亦凡一眼,丝毫不顾吴亦凡那示意他别说话的眼神,说:

         “kris说他要让衣服落叶归根回到它的故乡……”

         安筱筱感觉自己被galaxy哥刷新了世界观,努力平复想要朝着吴亦凡那不靠谱的脸出拳的念头继续板着脸教训:

         “棉桃组!我真佩服你们在走廊墙壁上画画的本事啊!用那半桶洗拖把的水你们硬是给我在墙上画了一幅山水画!这要是给国家知道了说不定还能混到个国宝当当!”

         黄子韬小媳妇似的扭扭捏捏,一脸羞涩回答:

         “谢谢筱筱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

         说着,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安筱筱快被黄子韬气乐了,这孩子一脸坚定干嘛?是要往艺术家这方面发展吗?

         自动脑补了一下黄子韬穿着打歌服,拎着一桶脏水往墙上泼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寒颤。

         画面太美辣眼睛啊!!

         清了清嗓子,继续

         “开度组!麻烦你们解释一下为什么微波炉里会出现抹布?”

         “我太困了,闭着眼放的,所以没太注意……”

         安筱筱由衷的不理解这娃子是怎么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做出

         “打开微波炉门→放进抹布→关上微波炉门”

         这一系列动作的。

         十二人被安筱筱的气势吓得不敢说话,只是唯唯诺诺地低着头任由她数落。

         “你们这么大的人了,这么连打扫都不会啊?恩?”

         十二只狠狠低着头,恨不得把地板盯出一个洞,安筱筱看到他们盯着地板,道:

         “你们是准备把地板定出一个洞然后钻进去吗?”

         啊!俗话说得好——

         “羞的恨不得找到个地缝钻进去”

         十二只就这么静默着,静默着……

         安筱筱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十二个大男人都弱弱的低着头站着。

         客厅一阵诡异的寂静……

         “啪!”

         安筱筱突然爆发出了体内的洪荒之力,华丽丽的……

         把手里转着的水笔捏断了……

         水笔的黑色墨汁溅了安筱筱一脸……

         十二只看到这奇异的一幕第一反应就是想笑,而直觉告诉他们,他们现在要是敢笑的话就完蛋了。

         于是十二人憋笑憋得脸都绿了……

         客厅里,又是一阵更诡异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安筱筱站起来走到洗手间,关上门。

         众人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哗哗水声,也崩到了极限,在确定安筱筱走了之后,一个个张开嘴巴,无声地狂笑跟得了痉挛似的。

         崽子们笑得太认真,以至于安筱筱出来了都不知道。

         当安筱筱拍了拍笑得最欢、最忘我的朴灿烈时,朴灿烈转过头,还没来得及表情管理,所以当还未来得及收敛笑意的四边形嘴和努力做出严肃表情的眼神的奇怪表情组合便出现在了安筱筱的视线里……

         安筱筱有些挫败地说了一声:

         “想笑就笑吧,别憋着了。”

         听到这句话,十二人如得大赦,放开了笑。

         整栋房子里都回荡着十二只销魂的笑声。

         安筱筱感觉生无可恋,默默捂脸。

         笑声就这么持续了五分钟,等众人笑好了的时候,每个人都脸都因为笑而变得红扑扑的。

         这时候才想起来一旁的安筱筱,只见这时候的安筱筱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金俊勉轻咳两声:

         “咳咳,筱筱啊……”

         安筱筱没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

         “我!去!打!扫!”

         这四个字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