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干它娘的
    “噗噗噗!”

     “啊……呃……”

     鲜血飞溅,胖子蹲着的身体一下被扑到在地,脖子上的肉一下被撕了下来,碗口大的血洞鲜血横流,笑容凝固在脸上,满是肥肉的身躯好似被电了一般,不断抽搐,一只捂着伤口的手无力垂了下去。

     “啊……”

     两名手持大刀的汉子发出凄厉的惨叫,一个肚子被掏出了个血洞,肠子被揪了出来。另一个的心脏没有了,挥起的大刀从半空中掉落在地,大笑声噶然而止,两人的身躯‘轰’的一声同时倒在地上,血与水混合在一起。

     血淋淋的一幕让人胆寒,跟着胖子一起的打手有好几个,然而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了,让人措手不及。

     郝健眼睛通红,嗜血的念头充斥着整个大脑,那原本因为痛苦不能动弹的身躯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与速度。

     尤其是在喝了胖子的血,吃了两名大汉的心脏与血肉之后,他好似被灌入了无穷的力量,整个人化为了一道黑影,在暴雨中穿梭着。

     “噗噗噗”

     血肉撕裂声,鲜血迸溅声,而后就是身躯倒地发出的声音,跟着胖子来的几个打手,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暴雨带着血液,将大地都染成了红色。

     “啊……”

     那跟着胖子一起来的西矿洞旷工,眼中布满了惊恐,焦距都没有了,发出一声惨叫转身就跑,可刚跑两步就被一道黑影扑倒在地,而后脖子被咬断了。一只手无力的向前伸着,也不知是要求救还是想要抓住什么,最后无力的落在了地上,眼中的神采也渐渐消散。

     “健哥……健……哥。”

     刚子的眼睛全是恐惧、惊慌,脑海之中却充满了疑问,健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变的自己都快不认识,尤其是,还喝血、吃肉,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健哥吗?

     “你们……快逃……逃。”郝健停下嘴里嚼着的肉,感觉是那么舒爽,好似这是全世界最美妙的食物。刚子的呼喊唤起了那一丝一直挣扎的神智,努力的克制自己不扑向他们,用最后一丝理智朝他吼叫着。

     刚子、小五、海子三人惊恐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郝健,三人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抬起昏迷在地上的狗子和小铁,摸着眼泪,三步一回头的朝着远处逃去。

     郝健只感觉疼痛消失了,随着鲜血流进身体,一股股能量在身体之中流转,断裂的双腿也治愈了,神智彻底消失,整个人在暴雨中,不断啃食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大雨中,小木屋是那么的安静,除了那不断的嚼嚼声与雷鸣暴雨混合在一起,就是黑夜里那道不断耸动的身体,这里就剩下了那与暴雨混合的鲜血顺着大地流淌着。

     …………

     清风扶柳,微凉的西风吹过大地,金黄的阳光从天空倾洒而下,薄雾已经散去,所有的矿工又开始了一天疲倦的劳作。

     小木屋前,十几具尸体趟在血泊中,有的肚子空了,有的脖子上只剩下了骨头,有的半边脑袋没有了,有的手臂没了,有的腿没有了,场面阴森而恐怖,与这个新生的世界相比,这里就是一个阿鼻地狱。

     郝健的身体蜷缩在木屋中,不断用木棒敲打着头,口中喃喃自语:“我成了怪物,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些碎裂的铁块,这些都是刚子他们几人用来挖矿的锄头,现在都断裂了。

     郝健今天一早就恢复了神智,看着沾满了鲜血与皮肉的双肉,他疯狂了,找来锄头,想要自杀,可锄头断裂了,自己的身躯一夜之间变的比钢铁还硬,尸毒弥漫全身。他现在已经成为了自己以往最痛恨的丧尸,更痛恨的是,自己竟然还保持着神智。

     郝健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老天既然将他带来了这样一个世界,却又让他经历着非人的痛楚,自己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喝人血吃人肉,却拥有灵魂与神智。

     “吱呀。”

     房门被推开,刚子矮小精干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是小五小铁两兄弟瑟瑟发抖的身影,三人眼睛中被恐惧和忐忑充斥着。

     “健……健哥?”刚子喉咙鼓动着,生吞一口气,手中死死拿着一把锄头,木屋外那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深深震撼住了他们,心惊肉跳的看着那蜷缩在角落里不断用木棒敲打自己的身影,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健哥……是你吗?”

     “刚……子!”郝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三人,而后猛的扑了过去,将刚子死死的搂在怀里。

     刚子三人身躯一震,一动不敢动,小五小铁两兄弟惊恐的看着搂着刚子的郝健,刚子整个人都吓傻了,手中的锄头也掉在了地上,当听到死死抱着自己的郝健叫出自己的名字后,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健哥,你可、你可吓死我们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郝健崩溃了,脑海中的记忆混合了三个人的一声经历,初代尸王的,自己本身的,还有这个世界和自己同名身躯的。一道道画面不断在脑海闪过,刚子的出现就好像郝健那即将崩溃的潮水找到了决堤口,一时汹涌而出。

     “健哥,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还逃吗?”

     刚子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显得平常一些,那张布满惊慌恐惧喜哀等表情的脸颊已经完全扭曲。

     “逃?”郝健一下松开了刚子,同时脑海中闪动着有关刚子和这个世界的一切,以往的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再次闪过,血红的眼睛瞪得滚圆,牙齿一咬,狠狠的道:“逃什么,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和它干,它既然把我变成了这样,就是想要我逃吧?可是老子偏不逃,老子偏要和它对着干。”

     刚子、小五小铁三人疑惑的对视着,不明白郝健说的什么,不过当听到郝健要带着他们和他对着干的时候,眼中跳动着奇异的光芒,同时道:“好,干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