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从慈安宫里出来,皇上自然是随着自己的妻子去坤宁宫。

         “太后今天只是一时被惊到,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想到自己的生母,皇上蹙的眉拧成了死结,不悦的气息毫不掩饰的扩散着:“沁云不用怕,朕已经不是十五年前刚刚登基的幼龙了。不会让安安离开你的。”现在的他手上有摄政王叔给他的文官人脉,岳父辞官养老之前也早已经把兵符给了他,六部也都有他的人在,母后十五年前不能把幼子捧成皇帝,现在,更不可能。

         得了丈夫的承诺,皇后松了一口气,立即让连翘布饭:“华儿呢?”

         “九皇子还在御射场,用不用奴婢去把九皇子请回来。”

         皇后摇了摇头:“算了,他饿了自然回回来的。”

         听了妻子的话,皇上想到了妻子少女时期也是如小九一般喜欢呆在马场,桃花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沁云倒是不拘着华儿,不怕他养成和你一样的性子。”

         “养成了又怎样,皇上你当初还不是死皮赖脸要取唐沁云。”皇后说着,还睨了自己的丈夫一眼,虽不若李贵妃那样媚眼如丝,但在爱的人眼里,那诱惑更大。

         皇上当下就有些心痒难耐,但此时女儿还在他怀里啃着小苹果,只好干咳一声:“是是是,谁让朕对你一见钟情。”

         “父皇,我刚刚看见弟弟瞪我了~”小公主指着姚修雅,白嫩的脸上布满着威武,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对弟弟做。

         姚修雅:“……”这小奶娃没事眼神这么犀利干嘛?而且,他瞪的明明是皇上这个老不休,后宫女子这么多,还一副对自己养母情深义重的模样,真是恶心。

         “弟弟哪里等你了,落落是看错了。”皇帝看着木着一张脸的外甥,脑子有些疼:“沁云,安安是不是太冷漠了一点,不哭不闹不笑的。”

         “臣妾也这么觉得。”皇后抱起姚修雅,让他站在自己腿上,与自己对视,发现无论她怎么做,小儿子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若不是这张脸是让人很想亲一口的粉嫩包子脸,她都要怀疑她小儿子不是一个婴儿,而是一个成年人了,她轻笑:“安安可能性子比较冷,不过对臣妾还是亲近的,对于这一点,臣妾已经很满足了。”她还记得今天在慈安宫小儿子对自己的依赖,这就够了。

         养母的话让姚修雅眼里起了波澜,在他前世短暂的人生中,从来没有感受过别人对他无私的好,他的母亲,因为父亲的出轨,受不了自杀,一点都没有考虑才五岁的他能不能活下去。而他的父亲,眼里也只有年轻的情人,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儿子。直接把亲生儿子扔给自己的老父亲,自己被拐卖之后也没有想着去找。

         而抱着自己的这个女人,对他这么好?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他知道为了她亲生儿子,对自己好是应该的,可私底下没人的时候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姚修雅看着眼里带着宠溺之色的养母,突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皇后却是不觉,晚饭上来之后依旧耐心地喂着小儿子吃东西。小公主则是由奶嬷嬷自己喂,圣上时不时喂她吃两口菜,一家人其乐融融,却不知慈安宫和纯露宫的主人不知道砸碎了多少瓷器。第二天内务府把这两宫添置的东西报告给皇上,皇上只是冷冷一笑记在心里便开始批阅奏折。

         ——————

         九个多月的姚修雅已经能自己扶着摇篮杆移动了,这一点让皇后跟小公主瞬间找到了和姚修雅互动的最佳方式,那就是每天牵着姚修雅走路,姚修雅很不想搭理这母女两,宁愿自己扶着栏杆移动,可是看着两人失落的眼神突然就心软了,于是,某个人就开始得寸进尺了。

         偌大的寝宫豪华非凡,雕梁画栋,美奂美轮,暖玉床,玉屏风,青铜鼎,焚香炉,红木桌,梨花椅……每一件东西都精美绝伦,古色古香,因为姚修雅现在要学习走路,皇后立即让人在地板上铺上波斯地毯,预防小儿子摔倒的时候磕着碰着。此时,姚修雅正穿着一件绣着老虎的红色肚兜跟红色四角袭裤扶着摇篮杆慢慢移动。

         大大的眼睛,白里透红的脸蛋,如藕节般白嫩肉圆的四肢,姚修雅不知道现在的他就如同年画娃娃一样可爱。对于穿着肚兜和短裤也觉得十分正常,现代社会的小孩不都是这么穿的?

         但在小公主眼里,构成的杀伤力就大了,刚刚学完字的小公主一跑进寝殿,便两眼放光,迈着小短腿蹬蹬蹬便跑到姚修雅身后,小短手抱着姚修雅的小腰,扑哧一声直接把姚修雅从摇篮边转了一个身,带她也不到四岁,人小力气小,刚刚转身两人就倒在地上,幸而有地毯,摔得不疼。

         小公主咕噜一个翻身,抱住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姚修雅:“弟弟,姐姐带你走。”

         谁要你牵了,快走开。姚修雅黑着脸挥开小公主的手,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刚刚站到一般,腰间一阵蛮力,整个人往后倒,哐当坐在地上,转身是小公主甜甜的小酒窝,你别以为你笑我就跟你玩!

         “弟弟,姐姐牵你走。”小公主笑得桃花眼都眯成一条线,自己站起来,然后拉着姚修雅也站了起来,站在姚修雅身后,两只小手分别牵着姚修雅的小手:“弟弟,我们先迈一只脚。”

         闻言,姚修雅嘴角抽搐一阵暴汗,你当我是弱智吗?不过鬼使神差的还是迈开了左脚。

         “弟弟真乖。”见弟弟照她的话做,小公主笑得更开心了:“我们再迈右脚。”

         姚修雅一边无语,但还是迈开了右脚。

         落纱帐后,皇后跟太子俱是满脸笑意地看着两个小人儿的互动。

         “看来落落跟安安相处得很好呢。”

         “她们是一家人,自然是十分亲密,反倒是明儿你,这么久没过来看你弟弟。”

         被骂了,太子乖乖地认错:“儿臣错了,以后肯定经常过来看弟弟妹妹。”

         “咱们走吧,去正殿,让落落跟安安自己玩吧。”

         太子跟皇后一离开,姚修雅便抬头看了一眼两人刚刚站的地方,虽然听不清楚两人说的话,但是敏锐的洞察力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发觉了他被偷窥,就是这样,自己的养母总是像一个痴汉一样是不是来偷看他,真是很烦恼啊!

         “弟弟好棒。”教累了的小公主不管姚修雅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姚修雅坐在地摊上,伸出两个小短腿,把姚修雅圈在自己怀里,小脑袋搁在弟弟充满奶香味的肩膀上,声音软糯:“弟弟我们休息一会儿,姐姐累了。”

         你累我可不累。姚修雅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手脚并用打算爬离这个粘人精,刚刚爬了两步又被拉了回去,整个人跌在一个软软的身子上。

         “弟弟不乖哦~弟弟要乖姐姐才喜欢。”小公主说着侧头在姚修雅脸上“啪嗒!”糊上了口水。

         是可忍孰不可忍!姚修雅气冲冲地转身……

         ——————

         “明儿,你刻意了,你父皇虽然忌惮你,但是却不愿意看见你诺诺无为。他需要的是一个孝顺的同时还有能力的储君,你现在把什么差事都让老二做,你父皇对你很失望。”说着,皇后眼里带上讽刺,她的丈夫就是这么爱他自己,是,她丈夫对她是专宠,对她许下种种情深誓言,可情深的同时这后宫的女人一个一个增加,她看着她的庶子庶女一个个增加。她要的不是专宠,而是独宠,独宠她一人,没有其他女人,可这仅仅只不过是她的奢望。她也就算了,现在对他的儿子也是这样,一方面要修明儿优秀,另一方面又害怕明儿太过优秀,真是可笑。

         母后的指点让太子恍然大悟:“母后,是儿臣想岔了。”难怪他最近明明放权,父皇对他的态度更差了。

         “身处高位,本就容易被迷住了眼睛。”皇后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一口,嘴角含笑:“明儿,母后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小皇叔到了定亲的年龄了,你去问问你皇叔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太子微撩双眉,眼里含笑:“时间过得真快,皇叔转眼就十六岁了,儿臣这就找时间去见小皇叔不过这件事父皇去问不是更好。”他嘴里的小皇叔不是太后所生的和皇上一母同胞的亮亲王,而是先皇嫡子顺亲王。皇上自幼由先皇后抚养长大,先皇后高龄产子,生顺亲王的时候难产而去,顺亲王从小就在她和皇上跟前长大,自然亲密十足。对于皇上来说,顺亲王才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对他比对两个嫡亲儿子还好。

         “你小皇叔刚刚把左相的儿子给揍了,正被你父皇禁足呢,你父皇现在不能召他进宫。”

         太子忍俊不禁:“父皇肯定是头疼万分,骂又骂不听,打又舍不得,皇叔做得好。”对于小皇叔给自家父皇添堵的行为,太子表示乐见其成。

         皇后也是笑得十分开心,突然,偏殿传来小公主撕心裂肺的哭声,两人俱是面色一变,急冲冲赶往偏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