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二更】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平安诞下一位小皇子。”

     皇帝一听喜上眉梢,刚刚开口发赏医女又一脸苍白地走出来跪在他面前,“皇上,娘娘怀的是双胞胎,只是第一胎耗费了太多的元气,第二胎……请皇上恕罪,不知皇上是保大还是小。”

     皇帝脸上的笑顿时冻结在脸上,一字一句道:“大!皇后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都提头来见朕!”

     “是,皇上。”

     没有犹豫浪费时间,还是保大的。他真的不知道如何评价他这位养父,他的亲舅舅,说他渣,他又不够渣,除了花心,他符合所有好丈夫的条件,可是就是这一条花心,他便永远不是一名好丈夫。母后,你千万要好好的。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第二个孩子是个公主,却是个死胎。

     ——————

     姚修雅等了一个时辰,等宫女们把皇后从产房里挪到自己的寝宫,他才能走进产房,一眼就看见那个坐在地上哭泣的女孩,心疼不已,快步走到她面前,覆上她放在膝盖上的手,触感异常的冰冷,他忍不住皱眉,想直接把她拖起来,可是看见她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又心软了,柔声道,“姐姐,我们先起来好不好。”

     依赖的人来了,小公主满腹委屈,泛上心来,扑到姚修雅的怀中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安安,你都不知道,妹妹一出生我就看见了,可是她却没有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呜哇~~~~”

     “我懂,我都懂。”亲眼见证了至亲的离开是一件多么伤心欲绝的事情,特别是小公主还是亲自接生的,姚修雅都能想象得出她当时有多难过,心里顿时更加怜惜她。收紧手臂,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陪着她伴着她,知道她哭得累了过去。这才撑着发酸的双腿站起身,挥手让外面等候的宫女将她抱进寝宫休息。

     我的小公主,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对你公主抱,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成长为大力士。

     ——————

     姚修雅本来想等到母后出了月子再上战场,可边关八百加急来报,蛮族已经发动战争,必须派兵和运送粮草过去。粮草比救灾银子更重要,皇帝绝不允许有人克扣军粮。立即派了江夏驸马和姚修雅一起运送军粮前往边关。事件紧急到他都来不及去坤宁宫和小公主道别,只好在路上写了两封信让暗卫带回京城分别交给小公主和皇后。

     他们一直在赶路,休息也是露营,走了一个月终于快到玉门关。此时已是午夜,篝火已烬,远处的黑暗如风扑来。看看头顶在云层中穿行的月亮,天快亮了,而身旁属下咀嚼的声音却没有变小。

     姚修雅情不自禁的叹口气,“赵信,吃东西的声音能不能小点。”

     月光柔柔的洒落下来,映照在赵信那十分刚毅却略显憨厚的脸上,听到主子的话,赵信有些委屈的把嘴里的骨头丢出去,转瞬间,一只鸡腿又塞进了嘴巴里。

     看得姚修雅很是无奈,这傻小子怎么看不懂人脸色呢,今晚就不应该带着他出来打野味。不愿意再看到属下蠢样的姚修雅使者轻功快速上树,眼神投向远处的禁垣高墙,前面就是龙玉关,是淮阴侯家眷驻扎的地方。相对于玉门关来说安全系数要高出三个等级。可这也是从玉门关去京城最短路线的必经之路,很多军情都会先过淮阴侯的手上才能送到京城。这就像掐住父皇咽喉的手,即使亮亲王的名声已经坏了,父皇也不敢轻易对他下重手。

     “主子,还有半只鸡,你要不要继续吃一点?”赵信擦着嘴巴,嘴里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吃你的,废话这么多。”姚修雅觉得大燕朝就是专门克他的一个朝代,除了一开始的坤宁宫那几个亲人,现在连他的属下都让他头疼不已。

     “是的,主子。”赵信立即低头把剩下的鸡肉吃了。

     他在这个时代已经生活了十一年,早就适应了这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冲水马桶的时代。他是从现代穿过来的,很多历史,对于古人的战争比古人看得更加透彻,毕竟旁观者清。古代的战争比现代更加残酷,战争无论在哪个朝代都会让百姓陷入一种充满野蛮、奴役、血腥的生活之中。

     已经顶着大燕朝安逸亲王身份生活了十一年的他早已把大燕朝当做他的祖国。他可以冷血的看着人在他面前死去,却做不到看着自己的祖国被侵略。他看着远处的龙玉关,心里下来一个决定,龙玉关,他是拿定了。

     “主子,五更天了,我们要出发了,要在卯时(5:00~6:59)之前赶到龙玉关城门前”赵信的提醒打断了姚修雅的思绪。他只好带着属下回答驻扎的营地。

     龙玉关的城门在卯时开启,最好趁着这个时候立即进城,在城中百姓还没有大量出来活动的时候赶紧离开龙玉关。

     他们到达龙玉关的时候恰好的卯时,这时驻守城门的卫兵已经开始轮换,一队穿着简单铁甲的士兵交接完毕,一个小旗打扮的高大汉子手提着灯笼,向着城门下的江夏驸马询问密信,随即开城门放行。

     这么轻易就放行,真有些难以置信。姚修雅心里的怀疑愈发的深了,但是对方既然没有阻止,那就当做不知道,先把军粮运送到边关好了。至于城墙上方那道探究的目光,他总会弄清楚这人是谁。

     “世子。”

     “不必多说,唇亡齿寒,父亲现在也在前方打仗,也需要军粮。既然朝廷派送了粮草过来,那么我们为父亲提供的粮草就可以省下来,在太后跟亮亲王重新回到京城之前,玉门关绝对不能失守。玉门关一旦被破,龙玉关也守不了多长时间。”

     “世子英明。”

     ——————

     玉门关的主帅军帐里,冷谦正和副手商量着派多少兵马跟淮阴侯联合围剿蛮族的第一波兵马,这时校场之侧一名红衫传令兵疾驰而至,“将军,江夏驸马和安逸小王爷带着粮草到了。”

     “胡闹!这么小的年纪也敢上战场,他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冷谦白皙的皮肤早已经被晒黑,却比原来的翩翩贵公子多了一份阳刚,现在他一生气,威慑力可比原来大多了,在场的众人都不敢说话,冷谦眉毛一挑,心里还是有一种欣慰跟自豪,“先带江夏驸马去营帐休息,本将军晚上会去接见他,至于小王爷,让他马上滚过来。”

     “是。”传令兵立即领命去请姚修雅。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姚修雅就出现在冷谦面前,静静盯了冷谦看了三秒钟,面无表情道,“你变丑了。”

     冷谦,“……”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在战场上,外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你就不怕死在玉门关?”

     “不会,我答应落落跟母后我要活着回去,还要将活着的你带回去。”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不舒服呢!冷谦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还要面瘫的外甥,忍不住扬起嘴角,“记住你说的话,你要是少一根手指了,我就把你剩下的手指剁下来,知道吗?”所以你最好不要少任何一根手指,简单来说就是不要受伤。

     姚修雅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传令兵又进来了,“报,刚刚得到探马急报,蛮夷胡噜将军拥兵两万,已到玉门关一里外,兵锋直指玉门关!”

     “来的这么快!”冷谦挥手让传令兵下去,眼里闪过一抹深邃的幽寒

     姚修雅不是小白,不会想着穿越者有多厉害,在一个国家面前,特别是战场上,一个人的力量其实是多么的渺小。穿越者所具备的知识优势,在这个时代中能发挥的作用是及其有限的。工业和经济的发展是有着其自身规律的,任何想要脱离实际的念头都是注定要吃苦头的。一颗螺丝钉、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铸具模件看似简单,却包含着科技与工业上百年前行的积淀与传承。(摘自百度看的一则总结)

     “安安,你怎么看?”

     “玉门关易守难攻,加上护城河,这个时候正在下雪,这个胡噜将军是脑抽了才来攻城。”

     对于外甥对胡噜将军毫不留情的批评,冷谦十分赞同,“他确实是脑抽了。不过他意肯定不是在攻城,不知道对方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或许是挖陷阱?”这个姚修雅可不是乱猜,他看过前世跟踪目标的时候,目标喜欢看狗血穿越剧,有一集正好讲述了这个情景。只不过那时候是春天,草长莺飞,泥土松软,容易挖洞。

     但是在这里,春天挖洞不找死,没再陷阱上放上足以抵抗小动物体重的树枝就会被小动物破坏。一旦大肆驱赶动物,那目标更明显。冬天虽然泥土坚硬,可是冰天雪地,不仅是动物少,探路兵的行踪也不容易隐藏。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个荒谬的猜测这么有道理?”

     “因为你心里已经信了七分。”

     冷谦被噎得不行,十分怀念以前半天蹦不出一句话的外甥,早知道阻止属下给他灌输什么身为一朝王爷,别人说话你不搭理人就是恃强凌弱,看不起平民百姓的年头。与其把人噎个半死,还不如当个哑巴呢。冷谦没好气的扣了扣桌子,继续问,“依你这么说,若是蛮夷真的挖陷阱了,开春我们怎么办?”

     “一定要出去打吗?我们现在的主要目的不是守住玉门关?在城门前打不就行了。陷阱若是挖得太密集,你确定骑着马的蛮夷不会掉下去,陷阱若是挖得不密集,你的士兵眼睛是有多瞎才看不到蛮夷跑的路线。”姚修雅说着,都觉得这胡噜将军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搞笑的吧。

     冷谦毕竟比姚修雅要了解蛮夷族的情况,看得也更透彻一些,“他是来搞笑的,可却是有人让他来送死。呼噜是蛮夷一族大汗的大王子,是侧妃所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蛮夷一族大汗现在正病危,朝政几乎由皇后把持着,皇后这是想让胡噜将军死在战场上。”

     “那就成全她,蛮夷一族少了两万的兵马,也是大损失。”

     “你要把这两万兵马都杀了?”若是其它人,冷谦定然觉得十分正常,可是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刚刚十一岁的小外甥,他便有些汗毛直立,这么小,心思就这么歹毒,名声坏了以后娶不到媳妇了怎么办。

     “俘虏,派去南蛮之地。父皇不是说南蛮之地未开化,百姓稀少又难以管教,那就让这些俘虏过去建设一下南蛮。”南蛮跟玉门关相差十万八千里,他自然不用担心这群俘虏能大量逃回来。此时,他突然觉得现代所学的知识很有用,这个点子的灵感来源于西部大开发。

     “聪明!”冷谦知道姚修雅聪慧,没想到这么聪慧,一种淡淡的自豪油然而生,挥了挥手,让他下去洗漱,“你真臭。”

     姚修雅-_-#!要不是为了把军粮及时送过来,他能沦落到半个月才洗一次澡吗?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

     姚修雅洗了三桶水,终于满意了。不洗澡的生活真让人难以忍受。等头发干了他立即带着赵信去玉门关后面的凤阳城转溜。边关百姓虽然没有中原多,可是也不少。倒卖货品的商人就更多了。

     凤阳城还是蛮热闹的,这里的人比中原人要高状许多,女子也比中原女子长相要粗犷大气。姚修雅找了一间青楼直接走进去,把赵信吓个半死。亦步亦趋地跟着姚修雅,深怕自己的主子一个不小心就被坏了身子。小主子,在十五岁之前可千万不能坏身子。

     老鸨看着这么小的孩子来逛青楼,眼里有些嘲讽,这在姚修雅给她扔了五十两银子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姚修雅要了三楼的一个包厢,没有点任何姑娘,只让老鸨上一些菜,连酒都不要。

     “赵信,你把墙边的话挪开,打两个洞,记得不要穿墙,能清楚的听到声音即可。”

     “是,主子。”赵信立即掏出一把小匕首开始刨墙了。

     左边隔壁的正好是青楼的龟公在验货,房间里面有五个箱子,都是一些被拐卖的女孩,货色不错,王金发让下人把那四个昏迷的少女带下去,然后走到最后一个箱子面前,推开看清楚了箱中人的模样,一口鲜,血险些狂喷而出。

     “老天爷啊!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貌的小娘!”此时的王金发恨不得立即将箱子里面的姑娘拽上床,共赴巫山雨。

     “等东家看过之后我一定要把你买下来给我当媳妇”清醒过来的王金发一脸肯定。

     箱子中倒卧着一个身着淡黄衣衫的女子,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即使是蜷缩在在这木箱中的方寸之地,也丝毫不能遮掩婀娜的身姿,至于那张令王金发惊为天人的精致脸蛋,就算布满了惊恐的神色,反倒是多了一种令人心碎的别样味道。屋中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王金发奋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回头,便看见了众手下鼻血长流、口水遍地的丑态,不由得勃然大怒。将恋恋不舍的众人赶了出去。

     此时老鸨正在叫他,王金发小心翼翼的关好门,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

     姚修雅对于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这些人相比是被拐卖而来,家里大多数离凤阳城很远。他就算出手救下来了这些人能平安的回自己家?至于派人护送她们回去,想都别想,边关的一兵一卒都要用在正道上,他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而浪费兵力。

     就在这个时候,厢门突然被打开,跑进来一个穿着黄杉的貌美女子,“求求你们救救我。”黄杉女子跪在姚修雅面前,那楚楚可怜、惊恐的模样,让赵信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再加上主子不发话,他自然不敢多说话。

     三人竟然就这样僵持在了当场,也不知过了多久,女人竟然嘤嘤哭泣起来。

     “闭嘴,你的哭声很刺耳。”还敢哭,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在这个厢房?

     女子怯生生的抬起头来,赵信看清楚她的全部样貌,胸口像是被大锤重重的击打了一下,呆在了当场。明明小公主长得要比眼前的女子漂亮得多,可是他就是心疼面前的女子。

     “先起来,我有话要问你。”

     听了姚修雅的话,女子犹豫了片刻,觉得眼前的小弟弟看起来不是什么坏人,穿的衣服也是上好的布料,这才从地上站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叫陈圆圆。”

     这个名字怎么和历史上吴三桂的宠妾的名字一模一样,明清史书上的陈圆圆,她很少出现于正史,芳名却是天下无人不晓。“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吴梅村的《圆圆曲》,让整个悲壮的南明历史中出现难得的一抹凄婉的亮色。不过这里是大燕朝,想来只是巧合。

     “你是哪里人?”

     “扬州。小女子父母双亡,还请小少爷大发慈悲,救救我。”

     “哦,你先吃东西吧。赵信,这位姑娘交给你了。”姚修雅说着直接走到屏风后面的软塌躺了下来,属下那花痴的蠢样姚修雅都看在眼里,只是一个花一点银子罢了,若是蠢手下娶到合心意的媳妇也是一件善事。

     “陈姑娘,你快吃饭吧。”赵信盛了一碗饭递给陈圆圆。陈圆圆接过来,却不知道该如何下嘴,本有心拒绝,但肚子也实在是的确有些饿了,自从被人贩子擒获,一直被关在箱子里面,每天能吃的也就只是馒头,肚子里空荡荡的。于是,便用衣袖遮住脸庞,用一只素手夹起烤肉,小口的咀嚼起来。

     赵信见了笑得十分开心,“陈姑娘不用客气,多吃点,主子什么都不多,钱最多!”

     姚修雅:“……”冷谦派这人不是来帮他,是来拉他后腿的吧,怎么年龄越大,脑子越蠢。

     另一个隔壁就是人啪啪啪的声音,姚修雅觉得十分刺耳,又不知道用什么堵住,心情十分的不好。这时,老鸨带着王金发敲响了姚修雅所在包厢的门。

     “主子,怎么办。”刚刚说完,一个钱袋直接朝他飞了过来,赵信立即伸手借住。

     “怎么办,买了就是了。”

     “好嘞主子。”赵信立即拿着沉甸甸的钱袋走了出去,直接把钱塞到老鸨面前,不等老鸨说明来意,直接开门见山,“里面那位姑娘我们主子要买下来,这钱就是那位姑娘的赎身费。”

     王金发一听,脸就涨得更红,那是他看上的媳妇,岂能被人抢走,“不卖!”

     “钱袋里面有金子。”

     “卖卖卖!”老鸨一听说有金子眼睛都亮了,立即拉开钱袋子,拿出那锭金子,放到嘴边咬了咬,证明是真的之后立即让手下去把强迫陈圆圆按下手印的卖身契拿过来交给赵信,“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你可以走了,不要来打扰我们主子。”说着直接退回到房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走到面露喜意的陈圆圆面前,摸了摸头,笑容憨厚,“陈姑娘,事情解决了,你不要怕。”

     “多谢公子。”陈圆圆说着直接隔着屏风跪了下来,“小女子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恩公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愿意做牛做马来回报。”若是恩公年纪再大一点就好了,她就可以以身相许。

     “不用谢我,你只是我帮赵信买的媳妇而已。”姚修雅说着直接从软塌上一跃而起,慢悠悠走了出去,对着脸红不已的属下道,“那剩下的银子你去置办一间住宅吧,把成亲要用的东西都办了。”在姚修雅看来,嫁给赵信可比处在青楼要幸福得多,陈圆圆应该会选择嫁给赵信。

     “可是主子,我把钱袋里的银子都给老鸨了。”

     “……”太蠢了,一锭五十两的黄金买十个还没有成为头牌的陈圆圆都够了,姚修雅表示他不想跟这个蠢属下说话并朝他扔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让他带着他的未婚妻滚去买房子成亲。

     ——————

     姚修雅给蠢属下放了三天假,他则是一人回了玉门关的军营里,直接去找冷谦,冷谦这个时候正去见江夏驸马了,他只好坐在帐里等着冷谦。恰巧冷谦的谋士也来找冷谦,对着姚修雅施礼站毕,便安静的站在一旁,偷眼观察着这位朝廷派来的钦差大人。看模样不过十三四岁(人家实际年龄十一岁,只是长得太高)的年纪,脸庞虽然还有些稚嫩,但眉宇间却没有少年人独有的青涩,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停的扫视着自己,那眼神似乎能直达自己的内心,让他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

     “大人是哪里人?”端坐的姚修雅忽然问道。

     谋士立即对着姚修雅深深一揖,“在下是河南仪封县人,侥幸曾经中过举人!”

     “哦。”姚修雅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这让谋士忐忑不已。殊不知姚修雅真的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见冷谦还需要一段时间,姚修雅打算先去熟悉熟悉环境。登上烽烟台,将对面的地理环境尽收眼底。现在下着大雪,若是蛮夷来犯,可以在雪上撒上水让雪成冰,这样蛮夷定然骑不上马。

     玉门关的地势很奇特,一面是山,一面是草原。蛮夷一族和蛮夷三族都生活在草原,二蛮夷二族则是生活在山多的地方。草原易攻破,山却难攻破。他看着前方的浓烟,突然想起了远在京城的母后和小公主,不知道她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皇后已经出了月子,小皇子身体虚弱,不过经过调养,身子也渐渐好了起来,反倒是冷逸落现在正收拾着包袱,打算来边关找姚修雅。你问皇上为什么同意,她都拿着刀要抹脖子了,你说皇帝能不同意吗?

     其实这只是次要,最主要的是淮阴侯世子即将进京,想要求取小公主,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癞□□想吃天鹅肉,就你这个乱臣贼子也想娶他的掌上明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皇帝想着,有这么多暗卫护着,就去那么几个月肯定不碍事。只是,你以为的几个月,这回不回来的决定权可是在冷逸落手上,她不愿意回来你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