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nvas id="mdraijeqn"><aside id="46173580"></aside></canvas>
  • <col id="zjbiycfa"></col>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二更
        受伤之后,小公主就不再允许他下床,不下就不下。姚修雅靠着软垫,专注地盯着端坐在她面前的小公主,眼里带着他都无法察觉的柔情。

         “这封战报是小皇叔派人送过来的,我给你念念。”冷逸落拆开迷信,一看,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安安,玉门关大捷呢。太好了。”

         “他们太轻敌了。”金城关所有的兵力最多两万,看来淮阴侯早就想放弃金城关,只是不知道经此一战,淮阴侯和蛮族那边会不会撕破脸呢。他把目光重新放回到专心念信的冷逸落身上,小公主长得越来越好看了,眉如画,唇如红,鹅蛋般的小脸,才十五岁呢,已经到了仪亲的年龄,幸好是在边关,要是在京城,那求娶的人还不得排到宫门外,再加上他年纪还这么小。想到这一点,姚修雅脸上的微笑瞬间冻结,阴沉而可怕。

         “安安,是不是伤口又疼了?”冷逸落拉过姚修雅的手腕,一诊脉,秀眉轻皱:“你的脉象显示你恢复得很好啊。”

         姚修雅:“……”少女,你这话说得让我怎么找理由博取同情。

         “姐姐,你要不要习武?”女人一般都喜欢比自己强的男人,他要把小公主的武力值培养起来,这么一来,京城能打得过小公主的适龄男性屈指可数。(某个现代处男天真的想法,我们应该支持。)

         “我会武功啊,你忘啦。”冷逸落弯腰凑近姚修雅,笑得很温暖:“怎么突然说这个,啊!你是要带姐姐上战场杀敌吗?”

         “除非我死。”姚修雅捏了捏某人软滑的脸蛋,嗯,手感很好,“别这么激动,你要是敢上战场,我立即自尽。”

         “你怎么这样啊!”冷逸落气鼓鼓的地看着他,没好气道:“我就说说,我又不会真的上战场给你们添乱。”

         “说说也不行。”

         “哼!小气!”冷逸落撇过头,不再看姚修雅。

         嗯,又被无视了,姚修雅笑笑,没有说话,手轻柔的扯了扯她的袖子,“姐姐,我想洗澡。”

         “不行!”听到这个要求,冷逸落立即转头面对姚修雅:“你现在身上都是伤,不能碰水。”

         姚修雅坚持:“可是很脏,我很不舒服,我要洗澡。”

         “我让下人给你擦身。”

         “我不喜欢让生人触碰我,你知道的姐姐。”

         “我帮你擦!”说完这句话,冷逸落有些发懵,她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可没等她细想,某人就已经不给她这个机会了。

         “好,姐姐你要轻点,我可是有伤在身。”姚修雅薄唇微微扬起,带着温柔的笑意。

         安安笑起来真好看呢,冷逸落被迷得晕头转向,连侍女不赞同的目光也忽略了,再次回神的时候已经是搬着小凳子坐在塌前,面前是一张凳子,凳子上面放着盛着热水的铜盆,而姚修雅整个人睡在塌上,把脑袋悬空,头发正好放进盆里。

         “安安你别急,姐姐想想怎么帮你洗头。”冷逸落看着飘在水面上那乌黑的发丝,有些手足无措,她的头发都有侍女帮忙洗,她还没有自己洗过头发呢,更别说帮别人洗了,这可如何是好。

         “嗯,你慢慢研究。”就算把他的头发全部扯光了也没事。不过还真别说,小公主洗头还真有一手,温热的水透过她的手被浇在自己的头皮上,简直暖到他的心里。他还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手指触碰他头皮那种酥麻感,以后有事没事就要算计小公主给他洗头。

         “好了,安安,洗好了。”她都换了两盆水了应该干净了吧,冷逸落低头,轻轻嗅了一下,嗯,还带着淡淡的清香。

         这么快啊,姚修雅心里有些失望,面上却是不显:“好,擦身不用了。”他还是叫人进来帮一下手,虽然知道小公主帮他洗头的都是自己人,但是他绝对不能让小公主的贴身侍女也误会小公主没了清白。

         “我没打算帮你擦身啊,安安,你这种想法有违君子之道呢。”虽然一开始她应承了下来,可冷逸落知道她和安安现在都大了,她也及笄,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怎能帮男子擦身。昨天是情急,她才帮安安处理伤口,周围还有一群下人看着,现在可不能这样了。

         闻言,姚修雅原本带着微笑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低声道:“哦,你先出去吧,把赵信叫进来。”

         “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莫名其妙。”冷逸落自己也不高兴了,气冲冲的走了出去,不过离开之前还是把赵信给姚修雅叫了进来。

         不一会,赵信便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主子。”

         “你帮我把后背擦一擦就行,其它不需要你。”若不是为了证明小公主没有帮他擦身,他连后背都不想给赵信碰。

         “是,主子。”

         待姚修雅擦完身换完衣服,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该吃饭了,某人应该快到了。想着姚修雅便一边琢磨如何教导小公主,一边等着小公主过来找他一起吃饭,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小公主,不进有些好奇。正打算让赵信去看看什么情况,赵信便敲门进来了。

         “主子,老摄政王派了人过来。”

         老摄政王?姚修雅有些惊讶,起身走了出去:“小公主在那里?”

         “是的。”

         “带我过去。”

         一盏茶的时间,姚修雅便带着赵信进入了府衙前厅的的议事堂。主位上分别坐着一位身穿红袍,白发如银的老者,正是老摄政王,小公主则坐在他左手边,老摄政王的右手下方坐着另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青衣老者,身材瘦削,筋骨健壮,双目开阖之际如有电闪,眼角处布满了皱纹,仿佛一颗久经风霜的老松。

         “安安你来了。”冷逸落笑道:“曾叔爷爷来帮我们了。”

         闻言,姚修雅对着小公主点了点头,径直走到老摄政王面前,作揖行李:“安逸拜见老摄政王。”